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朱律 (一)

 @影子月- 
太太,感謝你給我千里扛本本,說好寫一篇文表示感激,不過還沒完,只得不到一半,但看在性感美少女的份上還是快點發上來,免得師父父著急啦,復健文請笑納。

最近想慢慢撿回碼字了,說到底,lofter上好多太太都是論壇就開始認識的,所謂相見不如懷念,即使不認識,看著文也親切得像舊識,試圖把以前寫完、未完的文重寫或繼續寫,希望能慢慢找回碼字的感覺。

對於庭院的構想受到雞腿子大大在這幾個月來發的小院子啟發,但整座院子還在我的腦袋裡飄,只蓋好一半,水壓的設計請太太們拍小力點,純粹瞎掰。

以下正文。
---------------------------------

001
夏天的雨来...

在壓縮包中發現自己的文...還是有一定程度的驚恐

短篇(一篇完結)

噗浪由於字數限制,所以一天更一點。WB為了同步,但沒有字數限制所以完結得比噗浪快,已經全文結束,在lofter放出來。

----------------------------------------------------------

小无异是一只橘黄色的短毛猫,有漂亮的毛色和雪白的肚子,眼睛是琥珀色的,耳朵尖泛着些微的白,头顶还有一搓老是压不下去的呆毛,被带回来的时候,他年纪还很小,才刚满五个月,躲在袋子里睁着一双大眼,缩在角落盯着外头瞧。

成年的猫咪不怎么爱叫,谢衣趴在袋子口,像是守洞似的和那只奶猫大眼瞪小眼,谢偃从上头看着小猫奶白色的耳尖和呆毛,瞇了瞇眼,又趴回去睡,只有初七雷打不动,明...

灯火阑珊处(2016.12.31跨年賀文)

今年現充,啥產出也沒,來篇贺文。
設定是謝衣2.0X乐无異,你們懂的。(誰
原本設定是到師父撿起那盒子的瞬間開始開車,但作者有心無力。
有人想看開車再寫,論壇晚點放。

-------------------------------------------------------------------------

傍晚时分,朗德下起了绵绵细雨,夹杂着些微冰冷的寒风,谢衣紧了紧披风,习惯性的往小市集去,看看有没有前两日乐无异做偃甲欠缺的材料,见几位村民正在准备祭典所需物品,他才意识到年关将近,说起来,乐无异许久没回长安了,两年前定国公夫妇喜得千金,他那小徒儿总是念叨着该回去看看,却又珍惜跟在谢衣身...

[谢乐] 初晨01

復健文,西方奇幻有。

曾經很久以前答應一個論壇妹子的西方奇幻文風。(但我覺得有點崩

大概有五篇(?)

------------------------------------------------------

#1

夜晚的花园弥漫着雾气,悄悄掩盖迷宫的出路,城堡内灯火通明,似有什么重要的宴会,觥筹交错,歌舞正盛,然而无人注意到的温室里,一名男子轻念着咒诀,布下层层草绿色的法阵,将一抹泛着血红异色的灵体困在其中。

「这不是你该驻足的地方,若不离去,后果自负。」

「……闲散的法师…何必多管闲事!」

「你已有害人之心,既然看到,就不能置之不理。」

绿色的法阵荡出一波灵力,将它牢牢绑缚,尖锐刺耳的...

我宅,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2015.12.31

這次和@MF-fhu52ho  @草薰南陌 兩位完全不同圈的太太出了這個計畫。

PILI蝴蝶蘭是我入布袋戲坑多年以來唯一動筆的一對CP,許久不寫,生疏不少,都快抓不住蝴蝶君那媳婦臉的親切感(?

謝樂大概是近幾年情之所鍾,一生所愛,到死不悔(?)的CP,就是喜歡師徒兩人膩歪甜死人的日常,以前在論壇似乎就說過,喜歡他們在現在那種一直很幸福的感覺,今年也和謝樂一起度過,真是太好了。

最後感謝兩位,在最後一天,讓我以後還能繼續寫文(?)
忍不住松一口氣(笑)

2016年再見,祝大家新年快樂!
事實證明,只要有心,就算不同圈也可以當好捧油!

倒數兩小時[內收簡體版]

倒數兩小時:晚間10點。

終於趕完雙層的草莓蛋糕,以樂無異的話來說,一層絕對不夠阿阮吃,與其要做第二次,不如一次做兩層。

謝衣看著徒兒滿足的捧著碗小口喝湯,無聲地笑了下。
好容易送走蛋糕,小徒兒餓得不行,拉著師父出門覓食,晚上行人少,大多集中到廣場去了,平常熱鬧的街道頓時安靜下來,繞了許久,才找到一家小店。

雖然比不上樂無異親手做的,但還算真材實料,在這樣寒冷的天裡,仍是一大樂事,謝衣慢慢說到和同事換了機票,才能提早回來,小徒兒一邊聽,一邊給他夾菜,一雙眼眨巴眨巴的,像極了某種小動物,謝衣笑著讓他吃慢點,又說起跨年的事。

「那個啊……」小徒兒想了一會兒,忍不住皺起眉,原先他們四人都說好了,誰知聞人羽後來...

倒數五小時[內收簡體版]

倒數五小時:晚間7點。

謝衣望著小樓外亮著的燈,心理略帶些訝異。

拾階而上,他停在門外,想起自家徒兒昨晚說會和好友們去跨年,這會兒卻還在宿舍,不禁疑惑,樓道裡安靜,只偶爾有風吹過,屋裡卻一點動靜也沒有,他猶豫了一會,還是抬手叩門,等了許久,卻沒人來應,他轉了門把,心裡不禁鬆口氣,這孩子還記得鎖門。

還沒掏出鑰匙,他就聽見門裡傳來細微的聲響,應是肉包在撓門,謝衣小心開了鎖,彎下身抱起暖茸茸的大貓,將隨身行李拖進玄關。樂無異的鞋還整齊地擺在櫃裡,客廳沒人,電視卻開得挺響,謝衣耳力好,聽見廚房傳來細碎的碗盤摩擦聲,他抱著肉包踅進廚房,便看見樂無異一雙手沾滿鮮奶油,盯著手機一臉深仇大恨樣,全然沒察覺謝衣走近...

倒數八小時

倒數八小時:下午4點。

跨年總是該好好慶祝,公孫月原本早早就約了兄弟們小聚,但幾位兄長忙碌,空不下時間,大哥更是去環遊世界找不著人,只偶爾捎來明信片證明他還活著,今年只好他們四人聚餐,再趁外頭熱鬧起來前散場回家。

幸好餐廳就在左近,又離跨年倒數的廣場遠,人還不算多,色無極提早去和公孫月會合,留下他們倆結算。看蝴蝶君認命的按著計算機,蘭漪就忍不住想笑,搖搖頭繼續整理桌面和滿地狼藉。

他突然想起,學生時代的蝴蝶君可是最愛玩的,跨年總免不了去酒吧熱鬧一番,後來公孫月不喜歡,才慢慢改掉,和他在一起後,甚至連菸都戒了。

「笑什麼呀?」蝴蝶君熟練的夾起訂單,放進抽屜鎖好,接過蘭漪手上的大垃圾袋,放在店門口。

「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