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 化貓02

乐无异是一只猫妖。
正确的来说,是一只妖类血统稀薄到只会化猫的猫妖,连寿命都与常人相同。

他的父亲在知情的情况下和同样身为猫妖的母亲诞下了他,唯恐他的身分被其他人觉察,因此他是在一间私人医院出生的,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而死,留下体弱的他,因此他没上过学,只在家里刻苦的自学。

体弱的毛病随着年岁渐长有了改善,小时候不擅长的化身也慢慢的掌控得宜,如今的他只过了十七个春秋,在自学的时候喜欢上了建筑,平时最喜欢看一些建筑相关的书或者待在房间里盖他小小的模型。

但是他开朗的个性不满足于一方天地,他想用自己的双眼和双脚,到世界各地看看那些书上写的建筑,照片没照到的结构到底是什么样的?石砖摸起来的感觉、还有那些漂亮的颜色……

可是他的兄长却不许他出门,他曾在家人不注意的时后偷偷到外面,发现没有想象中的困难,所以总是跟兄长苦苦哀求,但仍然多次未果。

这一次,他偷偷的向屠休打听他兄长的行程,得知他要去国外谈一笔生意,最少也得一个月才能回来,他从网络上看到他最喜欢的建筑师──谢衣,要在他家附近的大学进行为期一个礼拜的演讲。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他原本是打算得很好的,听完演讲就回家,这样最起码、没有人会发现他偷偷溜出去,可是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他──迷路了。

为什么这个学校那么大!

他有些气急败坏的在广大的校园里绕来绕去,走了很久还没看到一个指标,来的时候搭得是接驳车,下车后也只记得往演艺厅冲过去,虽然抢到了前面几排,但是黑压压的一片人潮让他觉得有点呼吸困难,导致谢衣的脸在他眼里一直是模糊的状态,开讲的时后他也只努力的抄笔记跟思考问题。

演讲完他想上前去问问题,可惜被一群女学生捷足先登,问的还都不是建筑相关的,耽误了起码半个小时,他才踌躇的走了。

他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似乎已经开始飘起毛毛细雨,自己走的地方好像也离教学区越来越遥远,猫妖灵敏的听觉已经让他听见远处传来阵阵的打雷声,他从小就怕打雷,长大后也改不掉,眼看雨越下越大,他不得不跑到草丛里化成猫的姿态躲雨。

扯来几条藤蔓和大片的树叶当雨遮,他抖着小小的身躯在草丛里打颤,看着自己白白的脚爪苦恼的思考着,就听见草丛的另一端传来一阵脚步声,虽然急促但却不显得匆忙,他低下身子想躲起来,没想到那人眼尖的发现了他,还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

他矮着身子紧盯眼前那双看起来很高级的皮鞋,有点想逃跑,却舍不得才刚做好的临时小窝,那人似乎看出他的犹豫,停在几步之外把伞放下后就离开了。

男人打开大门的时候好像对他笑了一下,他偷偷瞄了一眼。
长得还挺帅的,他在心里小声的咕哝着。

正想休息的时后大门突然又开了,他有些吓到的炸了毛,才看见刚刚那个男人端着两个盘子放在门口,这次他真切的看到男人对他笑了,示意他可以来吃。

他不喝牛奶当正餐的…虽然心里想着,看男人好像很期待的模样,还是在他关上大门后蹭蹭的跑过去把盘子里的牛奶舔了个干净,温温的牛奶让他稍为暖和了些,看雨势完全没有变小的样子,他只好回去那个临时小窝待着,想等明天再去找回家的路。


谁知道下半夜开始刮风,甚至打雷。

他有点害怕,以前在家里他总是窝在被子里摀住耳朵才能不知不觉得睡去,现在他却只能傻在草丛里缩着发抖。

虽然希望有些渺茫,他还是垂着尾巴去挠那个看起来很贵的大门,挠了一段时间后他正想放弃,开始想着「真是诸事不顺早知道就不来听演讲了……」的时后大门打开了,他看见那个男人有些惊讶的望着他,虽然知道随便进陌生人的家不是好习惯,但他直觉这个人是个好人。

他像是看见救星一样可怜的哀叫着,男人也很干脆的把他抱起来带回家里去,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安稳的一晚。


TBC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