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五──人生不相見02


乐无异很轻的推开了窗,雪已经停了一段时间,风微微的吹着,一阵冻寒自窗外飘来,乐无异抬起头,琥珀色的双眸看着那一弯新月,很轻的勾着嘴角。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只要这一轮月仍在,师父也会永远陪着他。

在他出神的时候,门外隐隐听见宫女来报闻人将军求见,夏夷则便吩咐让她进来,又令人多置了一些茶点。

「无异?」

距两人上次见面已相隔五年,上次闻人羽见到乐无异时,他还在捐毒帮狼王处理当地百姓民生问题,在那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晓得「乐大偃师」这个称呼,他很努力的用自己的方式,以偃术普慧众生,当然,这也是谢衣的心愿。

「闻人,好久不见了。」

或许是在捐毒这身装扮不合适,因此闻人羽也未曾见过他这身衣著,飘逸宽广的袖袍和搭在双肩上细碎的棕色长发,衬得乐无异秀气的脸更显脆弱,泛着忧伤的气息。

「我这趟来,也要给你们一点东西。」

乐无异踅回榻旁,从偃甲盒中拿出了两只一模一样的偃甲鸟,又回头从偃甲盒中找一些工具,利落的将偃甲鸟其中一只眼拆下来,递给两人。

「要做什么?」

「夷则,你近年是不是打算攻打西番?」

「你如何知晓?」

乐无异捧起其中一只偃甲鸟,用手指很轻的摩娑着它的翅膀,若有所思的开口。

「我还猜…你会派闻人去对吧?」

「我听说…上次西番的使者质疑了你往昔妖类的血统,犯了大不敬之罪,加之你初登基不久,为显威吓,我猜你几年内就会攻打西番,对吗?」

夏夷则细长的手指捻着透明的玻璃珠,沉思了一会儿,深沉的眼眸让人难以猜測,乐无异也不怕,怡然自得的喝着茶,还一副「我说对了吧」的神态,夏夷则浅浅的笑了一下。

「…知我者…非乐兄莫属。」

「夷则!」

「此事涉朝堂甚深,闻人你就不必再说了。相信乐兄此番前来,定是有把握加进劝言也无用,不如听听他的打算。」

「爽快。」
乐无异从怀里拿出一个卷轴,松了丝线后将之展开,赫然是已经完成的偃甲图纸。

「我知你前朝钱粮不丰,用这个能替代你运粮的车马,此物不难,你可以召集偃师们为你打造,只消三个月,定能负担你大军的草粮。」

「我相信乐兄不会白白给我?」

夏夷则收下了卷轴,看乐无异露出狡黠的笑容,心下也有底。

「我用这幅卷轴,换捐毒人民一世平安。」

「无异…」

闻人羽摇摇头,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夏夷则阻挡,一番沉默之后,夏夷则手指轻叩着桌面,慎重的点头。

「朕准了。」

「谢皇上。」

乐无异玩笑似的对他一抱拳,让他们把自己的灵力灌注到玻璃珠内。

「你也别谢我,这盘生意你做得太不划算,先别说你我的交情,光是狼王为我平定西域大小部落的纷争,就让我少了几桩烦心事,于情于理,我都不会动捐毒的。」

「是吗,不管如何,还是先多谢你啦。」

从两人手中收回闪着萤荧光亮的玻璃珠,他重新将小小的珠子安回凹陷处,这是经过他改良的偃甲鸟,会以眼中的灵力引导方向,传信可藏于腹中,加诸相对应的灵力就会自动打开,若半途遭到拦截或强硬的方式打开,只要损伤到内部符印便会自动爆炸,连带销毁传信。

这是他从谢衣给他的偃甲鸟所得的灵感。


「这鸟…太贵重了,简直比三百里加急的传报还要隐密。」

「军情隐密,这样不是很好吗,给你们吧。」

乐无异翻下软榻,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对两人露齿一笑。

 

「有朋自远方来,不以美酒招待一下吗?」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