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五──人生不相見04

夏夷则见两人都沉默不语,便瞧着杯中泛着香气的甜酒,缓缓的开口。

「说来,赔给谢前辈的酒,都还没做呢。」

「哪敢劳驾,去年我和…馋鸡一起做完了。」

乐无异翻了翻眼,他在桃园仙居中长年重植桃花,又四处奔波去寻上好的白酒,兑了些微花蜜,封坛埋入仙居中的桃花树地下。

「整整十坛,快累死本偃师了。」

「辛苦你了。」

夏夷则笑着敬了他一杯,说了一些关于西域的趣事,话题就此从适才的沉重抽离,酒过几旬,乐无异又开始多话了起来,片刻后,三人皆有一些醉意,乐无异才略为摇晃的起身说要告辞,便往隧道的另一头而去。

「你不回定国公府?」

「前些日子回去住了几天,娘让我别担心他们,又把我踹出来了。」

「那乐兄欲往何方?」

「回静水湖,阿衣在等───」

乐无异猛然住口,甚至停下了脚步,有些踌躇的想掩饰,却被夏夷则捉住了手肘,逼得他回过身。

「那是谁?」

「什么…是谁?」

夏夷则不理会他装疯卖傻,示意闻人羽去夺他的偃甲盒,乐无异心虚不已,伸手想护却已来不及,先别说他被夏夷则制住,他的身手又如何能和长年在沙场征战的闻人羽相比?

斜睨了他一眼,夏夷则从他的偃甲盒中取出苍穹之冕,他太了解乐无异了,苍穹之冕能留下世间万物的景像,乐无异之所以随身带着,一为完成谢衣的心愿,二则为记录身边景像,所以偃甲内有他的父母、兄妹、好友以及……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少年。

那容颜太过令人熟悉,就连右眼下那抹淡红色的、像是伤口般的红痕也……

夏夷则脸上的笑意已完全褪去,闻人羽的神色也不太好看,两人凝视着乐无异,他默然,只想拿回苍穹之冕。

「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离神女墓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叫白杨。」

那是几年前了,他现在想起来还觉恍若隔世。

只记得当初他还不死心,回到神女墓想寻找初七所留下的蛛丝马迹却无果,连找了几天,撑得自己疲累不堪,才到那个镇上安歇一段时间,那处村庄的人民生活说不上富裕,却是个安静平和的地方,他用偃甲的知识改善他们的生活,一群孩子们总缠着他要做漂亮的小鸟或者是动物的玩具。

他遇见了那个孩子。

默默的站在角落,却被他一眼认出,不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和他所知道的那个人如此的相似,他偷偷的观察那孩子,发现他对偃甲的热情以及资质都高于常人,只是他身边的人都无视了他这份天赋。后来他从当地居民的口中问出,那孩子是个孤儿,母亲生下他就死了,父亲出海经商,也因风浪太大而沉船,行踪不明,但恐怕也凶多吉少。

那是个不祥的孩子,那些居民说。

他听得心里一痛,还在村子里时,总在不经意间察觉那孩子的存在,远远的看着他。后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那个孩子亲近他,真的是…很难哄,不晓得拿出他多少压箱宝和一道又一道的好菜,才诱得那孩子笑逐颜开,不再是那副怕生的模样。

「从来就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他想,应该就是这样令人心疼的话,和那腼腆的、透着漂亮的苹果红的面容,才让他问出「那么,你可愿跟随我?」这一句话。


「他…像谢前辈?」

夏夷则没见过谢衣,因此乐无异晓得他所指的是初七,和他仍旧认为师父的偃甲人谢衣。

「睡着时很像,生气时…倒很像初七。」

乐无异笑着,琉璃色的双眸盈满温柔,将苍穹之冕收回偃甲盒中,看闻人欲言又止的模样,他转过身迈开步伐,继续走着。

「你们一定觉得,我疯魔了吧?」

「我没想过要瞒你们,只是觉得…时候未到。」

夏夷则点了点头,这倒是个实话,每年清明,他和闻人都会拨空一同到静水湖给谢衣的衣冠冢上香,然而,前几年遇上皇子夺位以及他初登基时百废待举,因而错过,想必乐无异收那孩子为徒,也是近年的事。

「无异,你这样…不好。」

闻人羽抿着唇,再三思考着措词,却仍是吐出了这句话,乐无异也没生气,很轻的笑了一下,此时隧道也至尽头,他伸手摁下了墙上的机括,抬头看着出口。

「…不好?」

「你们倒是告诉我,为什么不好?」

「百年之后,我不过一死,纵然能和师父归于其居,也不过身后而已,说不定…他就是师父的转世呢…那我…」

乐无异闭了下眼,试图按下那几乎吞噬他的痛,哽咽着。

「那我或许,能在轮回后…继续当他的徒弟。」

「乐兄…」

「很傻吧,但这的确是我现下最大的愿望了。」

夏夷则看着在出口等待着乐无异的馋鸡,觉得年少的时光忽已远去,不论是乐无异,还是他,都是在奢望一个梦,一个在他们短短的岁月中,或许不可能实现的梦。

「我只问…你不是把那孩子,当成谢前辈的替身罢?」

「…不论他变成什么样子,还记不记得,我就只认他了。夷则,若换成你,仙女妹妹不记得你了,你也还是会把她当成仙女妹妹,对吧?」


那似乎有点不一样,夏夷则想着,却还是点点头。

「下次…来静水湖看看他吧。」

乐无异笑着,坐上庞大的鲲鹏,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棕色的长发随风飘扬而起身影逐渐被靛蓝的夜空所隐盖。


这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够了。

昔日他翻阅谢衣的书籍,偶然见到佛经上说:由爱生忧,由忧生怖,若离于爱,不忧不怖。


他从不畏惧于忧怖。

唯愿一解入骨相思,三千执念,与君携手,共度岁月春秋。


第五題──人生不相見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