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 化貓05

如果说谢衣神经大条,那么倒也不是。

他只是觉得,共处许多天若要加害于他那应当早就得手,不必等到现在,何况琥珀那小小的牙口还不见得能拿他怎样,更别说到现在咬他的次数屈指可数。

所以他没有想太多,前天路经宠物店的时候,他看见一条非常漂亮的项圈,缀着一颗宝蓝色的铃铛,他觉得很衬琥珀的眼睛,就买了下来,还自己动手在铃铛刻上自己名字的缩写跟联络方式,然后替琥珀系上。

一贯的不动声色。

不过,但凡是人,都会有一点点的好奇心,谢衣自然也不例外。

对于事前谋划他非常看重及拿手,看他书架上那一排排的推理小说就知道。

这天他一如往常的出门,特意绕到后门将门闩卡死,才装模作样的开车离开。从他这几天吃的食物看来,若不是温过,就是他回宿舍的时候,菜也才起锅不久。而以清洁度和他在后门的草丛里发现的厨余判断,应该是用了他的厨房来做菜,这点是可以确定的。

谢衣前几日回宿舍的时间都是五、六点左右,如果按照他的判断,起码也得从四点开始准备,所以他在图书馆晃到三点就打算回去收网抓人了,不知为何,他竟然带着点紧张与期待。


天可鉴他只是想看看到底是不是琥珀而已,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他特意将车停在距离宿舍外两个巷口,缓缓的走过去,但脚步间却带着点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急切,接近厨房窗口的时候,谢衣抬起头想看清里面的情形──

「谢衣老师!」

人算不如天算。


乐无异当然也听见那喊叫声了,正在炖汤的他怔愣了一下,随即仓促的扔下汤勺,连火都忘了关就往大门口冲出去,一瞬间闪过的念头,竟然是难过无法和谢衣道别。他咬咬牙,快速的拉开大门,颤抖着双手从楼梯下扯出他藏起来的后背包,他晓得一刻也不能犹豫,才重新迈开步伐要跑,却扑进一个人的怀里,连摔带撞的双双跌坐在地上。

简直是分秒必争的竞赛,谢衣被扑得胸口有些疼,却还是笑了出来,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怀里的人挣扎着想撑起身的手腕,低下头看着他琥珀色的双眼,以及头上那一小搓没什么精神的呆毛,觉得这一摔还是值得的。

「你…叫什么名字?」

说来,他连这孩子的真实姓名都不晓得呢。



TBC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