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 化貓08

乐无异听见谢衣的回答,愣愣的睁着双眼,觉得像是梦一样。

盯着他发呆的模样虽然可爱得很,但时间已经有些晚了,谢衣还是不得不敲敲碗提醒乐无异吃饭,顺便夹了一筷子的菜给他。

晚饭过后,谢衣推着乐无异去洗澡,进去前还再三叮咛他腿上不方便要小心些,便先回卧房替他找合身的睡衣,还拆了一只新的牙刷一同放在架子上,才刚洗完碗盘乐无异就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缓缓的探进厨房,谢衣看着正在滴水的发丝,摇着头从他的肩上拿下毛巾,让他坐在沙发上替他擦拭,又拿来吹风机替他吹干。

谢衣修长的手指顺着柔软的棕发,小心的拂着发根不让他烫到,在碰到乐无异的颈项时却摸到了给他系上的项圈。

「你洗澡时没拿下?」

「我、我忘了…」

一个大男孩戴着项圈是有些不太合适,谢衣心里想着,但这项圈很衬乐无异白皙的肤色,宝蓝色的铃铛正好落在锁骨中央,偶尔随着乐无异动作发出好听的声响,谢衣动手将它解下,在离开乐无异的颈项后项圈也恢复了正常大小,心里小小的讶异了一下,谢衣稍稍思索,对着他伸出手,乐无异偏偏头,呆毛晃了两晃,刚沐浴完的脸孔透着好看的薄红,犹豫了一下,才将手放入谢衣的掌中,谢衣笑着拉过他的手腕, 仔细的替他系在嫩白的手碗上。

乐无异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是猫的时候在谢衣身上怎样撒娇都觉得理所当然,现在只是拉个手却觉得脑袋像要烧起来一样,谢衣却不觉得怎样,拉着他的手站起来就像平常一样进书房画图纸。但乐无异自然是不能继续坐在桌上了,谢衣拉了把椅子让他坐在自己身边,一面和乐无异聊天,手上一边忙碌的画着图纸。

「无异也喜欢建筑吗?」

「嗯!最喜欢了!」

谢衣的唇边盈满笑意,接过乐无异递来的量尺,心中暗自忖度乐无异会跑来这所大学的原因,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画图。乐无异甚至没发觉谢衣喊自己的名字非常顺口,两人没完没了的聊天,一直到谢衣发觉乐无异越发频繁的揉眼,才拉开他那蹂躏自己双眼的手,让他先去睡,自己则去洗澡。

等谢衣出来,乐无异却还在客厅的沙发上,垂着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谢衣想将他抱起,饶是他手轻,还是惊醒了乐无异,他睁开眼就看见谢衣好看的面容近在眼前,慌乱得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身体也僵硬得很,惹得谢衣险些将他摔在地上,才堪堪抱稳,却听怀里的人有些挣扎的开口。

「那个…谢老师,我睡沙发就可以了…」

事实是他觉得还是猫的时候睡一起睡还没什么,人的模样就有点…不大自然。

「但我只有一床被子呢。」

谢衣眨了眨眼,面不改色的撒起谎。

 

最后,当然是乐无异在谢衣的威逼利诱下面红耳赤得完败,毫无悬念。

----------------------------------------------------------------------------------


TBC

碼完就來更...我是勤勞的孩子>V<~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