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 化貓09+10 END

谢衣醒来的时候,外头淅沥淅沥的下着小雨,几只麻雀在窗外小声的叫着,天色还没大亮,他抓过床头的闹钟,连续两个礼拜早起给乐无异买鱼片的习惯让他在闹钟响之前就醒了,谢衣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微弱的光洒在精致的眉眼间,安静的靠着他,长长的眼睫在颊上落下一抹阴影,缩在他怀里的模样惹人怜爱。

谢衣抬起手,小心的拂开细碎的刘海,轻轻的吻上乐无异的额侧,连人带被的圈进怀中,阖上眼继续睡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模糊的觉得做了一个很温暖的梦,闭着眼不想醒来,但是理智已经回归,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他动了动身子,感到眼角流下了一点什么,他缓缓的睁开眼,窗外的雨已经停了,透着一点点的阳光。

他的意识还有些混沌,睁着眼看向谢衣近距离的睡颜,脑袋还在想为什么会和谢衣睡在一张床上,身体却像着魔一样,情不自禁的想贴近那股温暖,他伸出手想去抚摸那形状优美的嘴唇,却在将要贴上的时候停下。

好像这样,也能触碰那种温暖。

乐无异闭上眼,想起谢衣说过今天要送他回家,胸口莫名的泛起一阵绞痛,他扯上谢衣的衣角,好像这样做就能稍稍减缓那种疼痛。过了今天,这样的美好就不再存在了,他自暴自弃想,或许在他自己都不晓得的时候,就喜欢上谢衣了,不过是不到一个月的相处,他就已经明白谢衣就和他想象的一样好,自己却远远及不上,他甚至连说出自己的崇拜都没有勇气……

这样的喜欢,会有结果吗?

他混乱的想着,带着不知所措的心情再度睡去,而乐无异不知道的是,在他皱着眉睡着后,谢衣半睁开眼,凝视着他眼角未干的泪痕,默默无语。

 


「无异…」

谢衣轻轻的喊着乐无异,他起来时见乐无异似乎累得很,就替他拉好被子,轻手轻脚的下床,让乐无异再睡会儿,自己先去梳洗,又顺便弄好简单的早餐,才转回卧房叫醒他。

「别走…」

眼前的人闭着双眼,双手胡乱摸索着,扯上了谢衣的衣角,虚弱的拉着,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谢衣有些不明就理,但看乐无异痛苦的模样,心疼的覆上乐无异扯着他的手,温柔的握在掌中,一遍又一遍的低喊着他的名字,才让乐无异挣扎着醒来,脸颊上布满泪痕。

「怎么哭了?」

乐无异闻言便伸手抹去了泪水,有些慌乱的摇头,谢衣看他还不是很清醒,手在脸上胡乱擦着,眼泪却完全停不下来,抹得一片狼藉,谢衣连忙抽了几张面纸替他擦干净,疼惜的将他拥入怀中,温言哄着,乐无异却哭得更凶了,揪着谢衣的衣襟一颤一颤的抽泣,哭到后来甚至打起了嗝,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缓过气。

「对不起…」

「什么?」

「我、我骗了你…」

「别慌,慢慢说,嗯?」

在谢衣的循循善诱之下,乐无异才哽咽着说出自己会在这所学校迷路的原因,还连带说出他为什么会喜欢建筑,以及喜欢谢衣的作品这些事情。

虽然有些惊讶于乐无异喜欢建筑的原因,但谢衣心里却觉得这孩子实在是单纯的很,为了点小事哭成这样。他看着乐无异红红的眼角,平日里精神的呆毛低垂着毫无生气,眼神也心虚的不敢对上他,看起来很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心中一动,拉过乐无异的双手,吻上那红嫩的唇瓣,换来浅浅的抽气声以及瞪大的双眼。

毕竟还是个孩子啊,谢衣在心底笑开。

 -----------------------------------------------------------------------------

乐无异觉得脑袋乱烘烘的,只能呆呆的顺着引导张开双唇,让谢衣攻城略地,唇齿缠绵的水声传入耳里,惹得乐无异耳根一片绯红,腰身软得只能伏在谢衣怀里,任谢衣予取予求,好容易才分开,却在微微睁开眼时瞧见两人唇上相连的银丝,又羞得低下了头,却再度让谢衣追逐着吻上,轻轻的舔去他唇边流下的涎液,双手温柔的揽着他的腰,顺势亲了亲乐无异的额侧。

「…冷静下来了?」

乐无异红着脸,靠在谢衣的肩上点点头,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变得比刚才更乱了一些,他缓缓的从谢衣的怀里撑起身子,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注视着谢衣。

「我、我没有图什么…」

「嗯?」

「不敢告诉你是因为…怕你怀疑我,我真的不晓得、那什么…」
「我真的不是…」

谢衣听着乐无异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虽然断断续续的,但他还是听懂了乐无异要说些什么,他当然相信乐无异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闯进他的院子,只觉得这孩子真的是傻得可以,若自己对他起了怀疑,也不会有那个吻,难道这孩子以为刚才只是亲好玩的吗?

看着他满脸通红的模样,谢衣不禁生起了一点捉弄的心思。

「我答应在这所学校任教,明年会有一次插班考试。」

乐无异不知道为什么话题转成了这个,不明所以的看着谢衣明亮的眼眸,谢衣牵起微笑,拉着他的手,神色看起来异常的严肃。

「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回去,拜托你的兄长明年让你来应试,如果想让我原谅你,就考进来,当我的徒弟,如何?」

「那如果…考不上呢?」

「再难也不会比你这几天看的图纸难吧?」

表面上看来虽然是谢衣对他的考验,但是对乐无异来说,这根本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根本算不上惩罚,而是一个美好的邀请,他怔怔的凝视谢衣的双眼,彷佛在确认这不是一个玩笑。

「…真的吗?」

「不骗你。」

他笑了起来,牵起乐无异耳边的一缕发丝至唇边,慎重的印下一吻,黎黑的眼中亮起温暖的波光,语气温柔得几乎让乐无异想哭。


「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所以别急。」

谢衣并不要求乐无异能在短时间内就能与他比肩,但他相信,若自己放慢脚步,乐无异总有一天能赶上他,牵着彼此的手,一起去看那些他们向往的风景与建筑,甚至能一同执笔规划理想中的蓝图。

这样就够了。

 

如果说,他们原本像是两条并行线,在同一个世界存在,互相遥望,却不相会,那么就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的未来交织错综,冥冥之中牵引着彼此,直到紧紧缠绕,再难分离。


END

---------------------------------------------------------------

"化貓"在這裡完結了,如果有人想看B線結局跟番外的,大概得去論壇。

因為番外...咳咳咳。(我什麼都沒說

繼續想想接下來要寫什麼題目呢...(望天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