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 化貓 B線01

他特意将车停在距离宿舍外两个巷口,缓缓的走过去,但脚步间却带着点他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急切,接近厨房窗口的时候,谢衣抬起头想看清里面的情形──

「谢衣老师!」

人算不如天算。



乐无异当然也听见那喊叫声了,正在炖汤的他怔愣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耳边听见谢衣和门外的人说话的声音,他清楚自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却还是咬咬牙抓过电话旁的纸笔,匆匆的写下几个字,便慌张的打开大门,矮下身子的瞬间顺势抽出藏起来的背包,他听见谢衣逐渐接近的脚步,却只能头也不回的往反方向跑去,留给谢衣一道惊惶的背影,以及堪堪擦过的指尖,终究是错过了他。

谢衣踉跄的追了几步,眼看着少年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明白是怎样也追不上了,他慢慢的停下脚步,酸涩的感觉从心口蔓延开来。

他甚至连那孩子的名姓都不晓得,只知道他留着一头棕色的长发,以及那一撮熟悉的呆毛。

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就只能这样恍惚的分离了。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转开了家里的大门,回来的路线是他偷用谢衣的计算机查来的,至于怎么搭车、转车,几乎都毫无印像。

他扭开门就看见安尼瓦尔黑着脸坐在客厅。

「弟弟!你跑到哪里去了!」还有预期之中的质问。

「哥…」

安尼瓦尔拿起手机吩咐屠休他们不必再找了,便拉着乐无异在客厅坐着,询问他这几天的下落。安尼瓦尔因为担心他独自待在家里会出什么乱子,将为期一个月的交易时间缩短成两个礼拜,才回来就发现乐无异不在家,而且很明显已经不在很长一段时间,乐无异也如实的交代自己的去处,只是略去了被谢衣发现的经过。

「你那是…怎么回事?」

安尼瓦尔指了指他的颈项,乐无异愣了一下伸手摸上那条项圈,才后知后觉得想起一路上那些女孩子看他的眼神,原来是因为这个。他解开项圈,指尖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项圈在离开他的脖颈之后恢复成原本的大小,躺在他的掌心,宝蓝色的铃铛闪着好看的光泽。

「没什么。」

他原本是想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却在低头的同时发觉眼前变得模糊,一点又一点的液体滴上了他的手掌,打在那颗铃铛上,才发觉谢衣姓名的縮写以及电话。


心很痛。

他呆滞的看着安尼瓦尔手足无措的替他擦眼泪,眼前映出的却是谢衣模糊的面孔。


笑的模样、皱眉思考的模样、温柔的抚着他、安稳的睡着的模样……

这些他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可惜的是再也见不到了。


乐无异咬咬牙,压抑着眼眶中的泪水,像是绝望一般,忍住胸口隐隐的疼痛,伸手抓住安尼瓦尔的衣袖,沙哑的开口。

「我想、我想考大学…」

「拜托、我……」


我想去,那个有你在的未来。

不管你是否还在等我。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