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之一 ──心跳02

在寫這章的時候,一直想到初七七把樂樂推出神女墓的那個畫面,假設今天存在三個謝衣,樂無異會選擇誰?

其實應該是要不就全選,要不就一個都不選。

因為不論選誰,他永遠會想起另外的兩個人,好比他看著初七,就會想起謝偃。所以,是一個都沒辦法放棄的。

因為是人,所以很貪心。(其實是我自己很貪心XDDD)

這章的BGM,請大家配合梁靜茹──對不起我愛你。

-------------------------------------------------------------

谢衣和谢偃接到简讯的时候正在开系务会议,没有人见过他们俩如此慌张的模样,谢偃甚至颤抖着打翻了水杯,洒了满桌的水也顾不得擦,就急忙向沈夜告假,拉着谢衣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传简讯的是夏夷则,乐无异的父母都不在国内,尽管知道好友最近不是很想见到他的师父们,他还是不得不出此下策。幸运的是乐无异最多只是挫伤,除了添一点皮肉伤外,没有什么大碍,到底是因为车速不快,车主又及时剎车,才免去一场灾难,谢衣和谢偃到的时候,乐无异还没醒,初七坐在病床旁听护士的交代,夏夷则对他们三人打了招呼,就把乐无异的背包递给谢偃,说要先回宿舍送阿阮回家。

幸好现在是暑假,不用处理请假的手续,听到初七说不严重,谢衣和谢偃才松了口气,谢偃绕到床前,看着乐无异贴满创可贴的十指,明显不是车祸所伤,很轻的牵起他的手,仔细的摸着有些粗糙的包扎,皱起好看的眉头。


「怎么伤成这样…?」

心底泛着隐隐的心疼,初七向护士问了药跟绷带,熟练的替乐无异重新扎好,谢衣明晚有一场演讲,没法多待,初七也要上班,三人商量过后,决定由谢偃来照顾乐无异。


「你抄一下我旅馆的电话,要是出院了告诉我。」

谢偃出来得匆忙,手机和包包都落在车上,他翻找着乐无异的背包,想着借只笔来用,好容易翻出来,包包却滑到地上,散了一地的东西。

 
「这是…」

谢衣捧起那个还是半成品的机械鸟,左看右看,发现乐无异把磁极装反了,指给谢偃看,让他醒了好提点一下。谢偃抓起笔扔给他,弯身捡起在地上闪烁着的手机,他微微一顿,仔细的看着屏幕上的照片。

那是谢偃三人的合照,刷开屏幕后也是,一张张,都是他们三人的相片,连相簿里也满满都是,有些是日常的生活照,有些很明显是偷拍,谢偃若有所思的望着乐无异的脸,谢衣抽走手机,初七则凑在一旁看。


「…你们猜的,跟我猜的一样吗?」

谢偃喃喃的念着,初七拿过乐无异的背包,翻出他的皮夹,一打开就能看见透明的夹层里,放着一张合照。


那是乐无异考上大学的时候,拉着他们去拍的。

明明是很新的相片,但是边缘已经能看出隐约的变色,可想见这张照片让主人一直翻看、抚着边缘才会如此。

这张相片谢衣、谢偃和初七的皮夹里也有一张,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朗的徒儿看着他们的眼神已经从崇拜变成深沉的恋慕,就像照片上的乐无异,虽然笑着,却透出些微的凄凉,许是为了这不会有结果的情感而哀伤,又或者是为他所恋慕的人永远不会晓得这份深情而哀伤。

初七抬起头看着两位兄长,脸色虽然是一贯的冷酷,但眼底眉梢却染上一丝温柔。


「因为这样,才躲着我们吗?」

「真笨。」

说是这样说,初七还是伸手很轻的摩娑着他眼底下浅浅的乌青,接着吻上乐无异的额和柔软的发丝。

 

 他陷入了很长的梦中,像是看电影一样,坐在一片漆黑中被一幕幕的过往环绕,不变的是随着画面切换的心跳声。


这是初七的心跳,乐无异细细辨认着,初七的心跳声他只听过一次,是初七第一次教他拉弓的时候,把他圈在怀里,很轻的握住他的手,教他射出第一箭。这样的画面像是昨天才发生一样,残留着鲜明的颜色,可是如今却…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看见眼前的画面已经切换到自己和谢偃相拥而眠的场景,这在他国小的时候是再常见不过的景象,有时谢偃、谢衣教得晚了,他会在他们家住一晚,一起睡也是自然之事。

谢偃的心跳介于谢衣和初七之间,既没有初七那样沉重,也没有谢衣那样轻快,和谢偃的个性相符,沉稳的、规律的心跳,一下下、一声声传入他的耳中。他能很轻易的分辨出他们的心跳声,三人的声音也都能分得清楚。

感情却不是这么回事,大概那样浓厚的爱慕已经远远超过本有的崇拜,甚至已经没办法压抑这样不该有的情感,就算心里明白这是不对的,却没有办法放弃。

乐无异闭了闭眼,听见身后的响动而缓缓回头,入眼的就是谢衣三人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冷漠如寒冰的神情他从来没见过,那样陌生的眼神堵得他心口发慌,他迟疑的伸手想构住谢衣的衣角,却在下一刻被初七狠狠的打掉,他茫然的看着三人,他们眼中的不屑和鄙夷是这样的明显、拂袖而去的背影让他连挽留认错的机会也没有。

 

他看着满眼的黑暗,终于,只剩下他。

 

乐无异紧紧地抓着胸口,明明心不在那,那么这样椎心刺骨的疼痛又是从何而来?如此清晰,像一把利刃试探着一刀刀挑开他的肉,往伤口钻刺…有一股酸痛的、像要裂开一样的绝望感,在他的四肢百骸中蔓延开来,蚕食着、折磨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

他哭着睁开眼。 

-----------------------------------------------------------------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