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之一 ──心跳04

谢偃紧握着双手,默默的扪心自问。

他喜欢乐无异,这点无庸置疑,但是他心里的喜欢,和乐无异的喜欢一样吗?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情景。

他们三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谢偃从小就懂事,是很安静的孩子,但孤儿院里熊孩子多了去,内敛的谢偃有时候会成为被欺负的对象。

乖巧如他当然不会哭闹着说「他打我」之类的话,通常是初七默默的给他擦药,然后明天他就会看到谢衣和初七把那些孩子打得满头包哭着找院长,最后他们三人会一起牵着手罚站,虽然会被笑,但其实很幸福。

后来,沈夜爹想给孩子带个玩伴,到孤儿院看中了谢衣,小太阳一样的谢衣深得院长喜爱,沈夜爹家世好、背景好,谢衣却不愿意跟他走,问他原因,还理直气壮的跟沈夜爹讨价还价,说如果不一起领养自己的弟弟们是不会跟他走的。

然后沈夜爹一愣一愣的接受了。


长久以来,他所谓的家人除了自家兄弟之外,就只有沈夜一家。他们三人以跳级的速度念完硕士,一起到德国的大学进修,几乎是相依为命的过活,除了以知识填补心里的空缺,他们已经无暇他顾。他想起遇见乐无异的那个深秋,他们三人在德国机缘之下认识乐绍成夫妇,谢衣的老师也和傅清姣有些渊源,乐绍成赏识他们的才华,赞助他们奖学金,那一年他们正好毕业,回来探访故人。

如果说,是他们三人引领乐无异走向他理想中的梦土,那么,乐无异本身就是照亮他们三人的灯火,在黑暗中也不致迷失方向。

他从来没有这样在乎过一个人,如果这样在乎一个人就是爱的话…

那么是的,他爱乐无异更胜自己的生命。

相信谢衣和初七亦如是。

否则在发现乐无异手机里那些照片的时候,他们三人首先的感受就不会是心疼。

他对他们来说,绝对是重逾珍宝一样的存在。

谢衣睁开眼,回过头看着乐无异,眼里载满温柔,正想说些什么却瞄见乐无异的双腿,右脚脚尖还不能触地,可怜的颤抖着,他很轻的拉开乐无异环抱的双手,弯下身将他打横抱起,让他在床上躺好。

「明明受伤了,还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嫌为师不够心疼吗?」

「我…」

「别说了。」

乐无异怏怏的闭上嘴,谢偃鲜少用这样严厉的口气对他说话,上一次好像是他熬夜赶师父们布置给他的作业,不小心感冒一个礼拜才好…他委屈的看谢偃拆开宵夜的盒子,板着脸递到他面前。

虽然说脸色有点黑,但是宵夜却都是他喜欢的菜色,他伸手接过,偷偷瞄着谢偃,觉得师父好像…跟想象中的反应不太一样。

谢偃看乐无异心不在焉的样子、有一口没有口的吃着,还时不时往他看来,就晓得没得到个答案这个徒儿是不会安心的,他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宵夜把桌上的手机递给乐无异。

「为师都看到了。」

乐无异接过手机,按亮屏幕,就看见没被关掉的相簿,他心虚的脸红了起来,轻咬着唇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谢偃。

「师父、我……」

「为师没有怪你。」

谢偃迟疑着,谨慎的选择措词,却不知从何下手,两人静默了许久,谢偃才挪动着把自己的皮夹翻出来,递给乐无异,示意他打开。

他缓缓的翻开谢偃的皮夹,里头夹着那张合照,他心里一动,把相片抽出来,下面还有一张乐无异的独照,是许久以前,他和谢偃三人出去玩,谢衣给他拍的。

他抬起头,看着谢偃,觉得师父的身影又开始模糊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心口痛得厉害,他想着会不会是车祸把他的胸口撞坏了,为什么明明是这样的幸福,心却这样痛。

他看着谢偃很轻的把他抱在怀里,像在呵护什么珍宝似的,修长的手指抹去他眼角的泪水,很突然的笑了一下。

「初七跟阿衣都看到了。」

「我们…都不会怪你,所以别哭…」

谢偃的语气是这样温和,乐无异却觉得眼泪掉得更凶了,把谢偃的衬衫染上一圈圈的泪痕。

自己是何其幸运,有三位如此包容他的师父,就算晓得自己的徒弟是如此的…大逆不道,也未曾加诸过任何恶言。

虽是如此,他觉得心里的那抹痛却更加清晰的刺着他,比脚上的挫伤有过之而无不及,彷佛要把心裂成两半一样。

才想着干脆就这样痛晕算了,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沾上他的唇瓣。

他惊讶的抬起头。

谢偃没有想太多,他求的也只有一点点,左不过是愿得一心人罢了,虽然他的徒儿不是只喜欢他一个,但看在是自家兄弟的份上,谢偃可以接受。

套句沈夜的话说,过这村没那店了,这样听话又贴心的好孩子,现在要上哪儿找呢?



更何况,他又是何其幸运能够和乐无异心意相通。

喜欢的人也能对自己心动…

这不就像是奇迹一样吗?


[謝偃side  END]


意思就是...會有初七跟謝衣side......OJZ

TBC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