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之二 ──不辞冰雪为卿热

接"心跳"的設定。

這裡是初七七和樂樂的甜蜜時間。

----------------------------------------------------------------

因为乐无异伤得不重,一个礼拜之后在医生的许可下出院了,其间小伙伴们送来各式各样的零食跟奇怪的书籍,害他只能满脸通红的藏起来,要出院只能想办法偷渡出去,还得不让谢偃发觉。

考虑到乐无异家里没人能照顾他,谢偃便把他带回家,初七到底也是学医的,方便就近照顾,乐无异白天就在家里捣鼓谢偃布置给他的作业,晚上初七回来后会检查他的复原情况,顺便给他上药和按摩。

乐无异出院的第三天,是谢衣回来的日子,班机到达的时间是晚上,从机场到家也得花上几个小时,到晚上他一直睡不着,就一跳一跳的到客厅继续做研究的机械鸟,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睡不着,或者他就是想来等门。

角落传来喀嚓一声,原来是初七听见他的声音走了出来,乐无异笑着抓了抓头,莫名觉得有些心虚。


「不好好休息。」

「初七师父……」

初七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专注的看那只机械鸟,指了指某处。

「这里,又装错了。」

「欸?!」

乐无异往初七指的地方看,还真的又装错了,他有时候走神就会装反磁极,次数居然已经多到连初七都看出来的地步,他不禁觉得有些挫败。


「怎么这么笨…」

他小声的说着,神情看起来很沮丧,初七在旁边帮忙递一些工具,百无聊赖的玩着小零件,他瞄了乐无异一眼,摸了摸他柔软的脑袋。

「看过《当你途经我的盛放》吗?」


「…什么?」


乐无异有些迷糊,初七拍拍他的肩膀,往书房走过去,不久拿出了一本书递给他。他认得这是谢衣的书,虽然不是很流行的小说,但他知道这个作者,也看过一些他写的诗,初七翻了个页码,指给他看。

初七指给他的页面字数没有很多,他看完那一页,就开始发呆。


如果这样,那么他担心的事…初七一直都知道吗?

他觉得自己似乎又开始流泪,因为初七抬手很轻的抹去他的泪水。

「明明小时候不爱哭。」

「…对不起…」

「你没有错,这也没有对错。」

初七看着他的眼泪,浅浅的笑了,他想起了许久以前,乐无异还是国中生的时候,到他们家里补习,谢衣和谢偃却突然接到电话,回学校带研究生,得在学校住下,因此只剩下初七和乐无异看家,他那时叮咛过乐无异要准时睡觉,就径自回房,让乐无异待在谢偃的工作室里画图。


半夜却下起了雷雨。

他被一阵阵雷声吵醒,意识朦胧的想翻个身继续睡,却猛地坐了起来,慌张的跑到黑暗的工作室,发现里头没有人,他立刻进谢偃的房里,就看到乐无异缩在角落可怜的啜泣,一看见他开门就呜咽着跑过来用力的抱住他,初七从来就不是安慰小孩的料,板着脸的样子更多时候是吓坏孩子们,乐无异自从认他为师父之后就全然不怕,抱着他哭得满脸是泪。

他记得乐无异抿着唇哭的模样,漂亮的双眼红红彤彤的,那时候,他也是像现在这样替乐无异擦眼泪,然后将双手覆在他的耳旁,揽着他陪他入睡。

哭的样子倒是完全没变,初七在心里想着。

澄净的双眼也和小时候一样,只是现在那双眼里,已经不是当初的天真了,只剩下愧疚跟一点点的绝望。

这样的眼神他也见过。


许久以前,有个女孩子跑到他们家跟他告白,恰好被乐无异撞见,那时他不过是接下了女孩子给的礼品,一回头就看见乐无异。

那眼神是全然的空白,跟心死的人没两样。

初七心里一动,抬起乐无异的脸颊,很仔细的看他的眼,在他心里,乐无异从小到大都没什么变,比起谢偃,乐无异对他多了一份尊重,少了一点点亲昵,这有时候会让他感到落寞,但是如果……

如果那些照片代表着对他们的心意,是否意味着,在乐无异心里他们三人是平起平坐?

「你…喜欢我?」

他才问完,就觉得自己的脸颊似乎也泛起一点薄红,庆幸的是现在灯光不亮。

乐无异愣了愣,似乎没意识到初七适才说出了多么惊天动地的话,他呆呆的看着初七,视线落到他眼角下的红痕,像是着魔一样抬起手去反复抚着,初七也不开口,静静的任他动作,看他嘴唇张合着,最终低下了头。

就在初七几乎都要说出「当我没问过」的时候,乐无异突地扑到初七的怀里吻上他,但角度没抓好,磕得两人牙齿隐隐生疼,初七稳住他的身子,引导着乐无异,细细的吻了起来。

只是很纯粹的接吻,初七却觉得有隐隐的苦涩,睁开眼,才发现乐无异又哭了起来,眼泪画过唇,长长的眼睫一颤一颤的,十分惹人心疼。

原来是眼泪的味道,初七觉得心底一痛,展开双臂将乐无异纳入怀中,让他靠在自己的颈间,小声的哭着。



角落里,谢偃透过门缝看着客厅静谧的一角,很轻的勾起一抹浅笑,无声的关了门。

这场赌约,终究是他赢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