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三──小手拉大手

「谢衣师父!」

他看见刚放学的乐无异朝他跑过来,漂亮的脸颊像发光一样,灿烂的笑着要他抱。

「多大了,还要人家抱!」

谢衣轻轻的刮了下他的鼻尖,虽然是嘲笑的语气,还是弯腰把他抱起来。

小小的孩子笑着对他说学校的趣事,还有学习了些什么、午餐吃了什么东西这样的锁事,谢衣静静的听着,时不时插入两句,或是拌嘴、或是欢笑。

「到了,下来吧。」

「我不要!」

「别不听话,这不是到家了吗?」

「…谢伯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什么?」

小无异看起来很伤心的挣脱他的怀抱,下地之后头也不回的跑走,谢衣才想追,一阵狂风突起,他抬起手档了下,就看见大学模样的乐无异,站在有些远的地方,回过头看着他,那样的眼神让谢衣胸口狠狠的疼了起来──

「是不是我喜欢你…你就不要我了?」



谢衣是在出租车里惊醒的,刚好也到了他的住处,付完钱后他下了车,拖着行李站在大门前,抬头看见家里透着淡淡的鹅黄色灯光,心中泛起一点温凉。

是谁在等他门?

是谢偃?初七?

或者是…乐无异?

他自嘲的摇摇头,拿出钥匙转开大门的锁,楼里静得连蝉鸣都听得见,他抛下方便的电梯,带着点自虐的心态拖着笨重的行李爬上楼梯,才到二楼就听见楼上传来模糊的开锁声,走廊的感应灯亮了起来,他挡了下光,抬头看见一人逆着光,从上而下望着他。


谢衣睁大了双眼。


「谢伯伯…?」

楼梯间传来阵阵回响,谢衣看着乐无异一跳一跳的下楼到他面前,他仔细的看着因为楼梯差而比他高出半颗头的小徒儿,眼底的乌青比之他上次看见时稍稍淡了一些,谢衣看着他有些忐忑的眼神,伸手抱住他的腰,埋进他的颈项,力道之大几乎是要把乐无异抱起来。

「谢、谢伯伯!行李……」

「别管它,让我抱一会儿。」

乐无异虽然有些吓到,但还是乖顺的任谢衣抱着,他听出谢衣的嗓音中带着浓厚的疲惫,有些迟疑的,他将头颅靠在谢衣的肩上,闻着谢衣沾着水气的发丝,轻轻的闭上眼。

感应灯暗了下来,楼梯间静得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一片黑暗中,乐无异脸红了起来,感觉到谢衣埋在他颈间深吸了一口气,将他搂得更紧一些。

「我回来了。」

乐无异就着重新亮起来的感应灯仔细的打量谢衣,有些心疼的扁扁嘴。

「谢伯伯瘦了…」

谢衣笑了一下,这几天他睡得并不好,自然精神差一些。

梦境总是冗长又伤心,一幕幕都是乐无异以往看着他的神情。

其实是自己的愧疚和自责。

刚认他们为师的时候,乐无异还是熊孩子的年纪,之前不熊是因为没人陪他一起,谢偃自然不会赔他胡闹,谢衣虽老大不小,但孩童心性仍重,因此两人以前净干些蠢事,惹初七嘲笑,但他也不以为意,总是笑嘻嘻的护着乐无异收拾善后。

那时的笑容,什么时候慢慢的换了另一种模样,每天每天的在他面前展露他却毫无所觉?

梦境看起来是在大学,他却隐隐觉得更早。

所以他总是怀着歉仄醒来,再抱着心疼睡去。

谢衣紧紧的攒着拳头克制自己想吻上乐无异的欲望,他并不想吓到小徒弟,但心里的压抑却因肉体的疲劳已经濒临极限,轻易的就挣脱束缚,他情不自禁吻上那细致的脖颈,换来小徒儿有些慌张的瑟缩。

「会讨厌吗?」
谢衣问着,拉起乐无异的双手,摩娑着牵引至唇边,慎重的印上一吻。


见乐无异很轻的摇头,谢衣抬起手捏捏他的脸,现在他晓得了,其实乐无异要的没有很多,只是很笨的独自爱着他们,却连带影响他们的情绪。

潜意识里他们早已不可分离,但现实中却还模糊的不明所以。

谢衣笑了起来,从下而吻住了乐无异的唇瓣,以拥抱着温暖着彼此。


早在那个深秋,他们不就一个接一个付出自己的真心了吗?

冥冥之中被彼此吸引,不知不觉就注定要相守一辈子,如果说命运只是安排他们相遇,那就是他们自己毫不犹豫的奉献出自己的所有,想把乐无异留在自己的身边。

只要这个人就够了。

这是他们这一生,最珍视、必须要回护的人。

谢衣牵起乐无异的手,带着笑意微微闪烁的双眼像是绽放的烟花,耀眼夺目。


「走吧,我们回家。」

只绽放给他小徒弟一人看的光华。


评论
热度(14)
  1. Ebony Reus菡萏漣漪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