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六一小番外

春天的静水湖是很美的,一大片的桃花染得半片山壁添了几分嫣红,即使下起小雨,凋零的花瓣落在山径上,也别有一番滋味。乐无异在春天的时候跟着谢偃来到他的居处,彼时谢衣和初七还没回到龙兵屿,乐无异小小的手抓着谢偃的衣摆,怯生生的看着眼前两个和师父生得一样的大哥哥,谢偃温和的哄着他,乐无异却只露了只琉璃色的眼眸盯着两人直瞧。

像只怕生的小猫。

这一待就过了三个月,此时已经是春季的尾声,桃源仙居里的桃花已生出郁郁葱葱的绿叶,荷塘中也长出含苞待放的荷花,时间一久,乐无异很容易的就和谢衣混熟,三天两头就跟着谢衣往外跑,有时后出去一整天,回来时都揉着眼呵欠连连,谢偃为此念了谢衣不只一次,理由是小孩子正值发育,得有充足的睡眠才行,谢衣也只不以为意的笑了一下,过两天就会从镇上买来好吃的桂花酥,像是献宝一样捧到乐无异面前。

比起谢衣和谢偃,初七的行踪可以说是诡谲莫测,除了早膳和夜晚时分会见着之外,乐无异有时得跑遍静水湖才能找到他。在长安时,乐无异听见要练剑就想哭,但来到静水湖,看着初七和谢偃肖似的面容,不知怎的就是没办法说出不想习武这句话,也因此,他早上通常得起早和初七练剑,下午和晚上就与谢衣、谢偃两人学习偃术。

这天他练完了剑,就像往常一样到桃源仙居图里泡澡,初七替他洗了干净,就把他抱上岸穿衣,他看着初七手上忙碌,就乖乖的站着,一边拉着初七的头发玩。

「别闹。」

「初七哥哥,无异今天练的新月连环有进步吗?」

「力道还不错。」

相处一段时间,乐无异才不怕他板起脸假装很凶的模样,还是笑嘻嘻的对着初七撒娇,虽然构不上心热的标准,但对着乐无异,初七还是比平时多出了几倍的耐心跟温柔,一点也没有前流月城杀手的风范。

「那、那今天无异可以出去玩吗?」

「平时跟谢衣玩得不够多?」

「那不一样……」

乐无异嘟起粉嫩的唇,小声的低咕着,初七微微的摇头,替他穿好繁复的衣着后便将他抱起来,乐无异扭了扭身体,有点不好意思的想要下地。

「初七哥哥,无异可以自己走。」

「听话,这样比较快。」

听到这番话,乐无异才乖乖的窝在初七怀里,但对于不能出去玩这回事显然还耿耿于怀,两人回房之后,发现桌上留了张纸条,原来是谢衣和谢偃两人外出寻找材料,说下午才能回来。初七看着乐无异期待的眼神,默默的思索着,静水湖周边的环境乐无异再清楚不过了,就算让他出去,也跑不出静水湖的范围,拿定主意后,初七先带着乐无异去用早膳,看他没什么精神,才安慰般的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就让你去玩儿吧。」

「咦?」

「晚膳前一定得回来,知道么?」

「嗯!初七哥哥最好了!」


听见他放行,乐无异开心的跳下座位,搂上他的脖颈清脆的在他脸颊上「波」了一声,初七拍拍他红嫩的脸颊,又让他收拾一些东西带着,才让乐无异坐着水行偃甲离开了湖中的小岛。

放十几岁的小孩一个人到山里玩耍,初七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虽然他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别说是到山里玩耍,就是要闯荡江湖也不成问题,但乐无异显然不适用他的标准,因此他放了一只符灵远远的跟着乐无异,才转回房中做自己的事。

谢衣和谢偃回来时,初七才从朗德揭完侠义榜到静水湖没多久,三人面面相觑,初七才想起来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小无异呢?」

初七的脸色有点难看,连忙追着符灵的灵气往山林里寻去,谢衣和谢偃两人担忧的跟在后头,掐着灵诀照亮幽暗的林中道路。



符灵的气息停在不远的地方,想来乐无异没发生什么立即性的危险,符灵才没有回报,思及此,初七原本焦虑的心情才压下了一些,脚步却片刻不停,身后隐隐亮起的光芒让他晓得两位兄长跟在他身后。

又走了一小段山路后,初七的脚步停在一棵大树下。

「…在这?」

谢衣皱起眉,掐诀唤来初七的符灵,他们三人的灵力几乎一模一样,彼此都能使唤各自的符灵以及偃甲,鸟型的符灵应召唤而来,贴着谢衣的手传递讯息,最后缓缓的消失。

「在上面。」

谢衣话语一落,初七便敏捷的跃上树枝,三两下便在接近顶端之处寻到乐无异的身影,想他是不敢从树上下来,又哭得累,才在树上睡着了。初七伸手解开他缚着自己和树枝以防掉落的绳索,看他怀里揣着一样黄色的事物,也不及细想,便背着他回到地面。

谢偃走上前检查了一下发现并无外伤,便抱起熟睡的徒儿,乐无异在睡梦中彷佛有所感,咂吧了下嘴唇,模糊的喊着师父,又亲昵的蹭蹭谢偃的脖颈,才继续睡去。

谢衣三人摇摇头,有点哭笑不得,决定还是先把小徒弟带回静水湖,决定明天再说。


乐无异醒来的时后,还是夜半,他在榻上滚了几圈,才磨磨蹭蹭的爬下床,发现自己的衣服换过了,还不知不觉得给洗了澡,刚醒来的脑袋还不是很清楚,他摸到客厅喝了点水,才想起什么似的,小跑着往后院的角落找他换下来的衣服。

「无异。」

「哇啊!喵了个咪!」

乐无异惊得跳了起来,捏着手上的衣服差点扯破,一转过头就瞧见谢偃提着盏灯站在他身后,黑色的长发不像平常严谨的扎起,短薄的亵衣也因为刚起身有些零乱,乐无异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几下,才慢吞吞的抓上谢偃的衣袖。

「师父…我的小鸟不见了。」

「小鸟?」

「无异前几天跑到山里玩,发现一只受伤的小鸟,很可爱很可爱,后来看书上面说,那是只鲲鹏…师父,鲲鹏是很厉害的鸟吗?」

「原来那是跟着你回来的。」

谢偃点点头,让他把脏衣服放好,就先牵起他的手走回昏暗的房里,乐无异乖乖的坐在榻上,看着谢偃从架上拿下一个盒子,捧到他的面前,乐无异揉揉眼睛,发现是他捡回来的小鸟。

「谢谢师父。」

乐无异甜甜的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摸牠温软的脑袋,盒子里的小鸟醒了过来,发现是乐无异后便开心的叫了起来,亲昵的用鸟喙啄了一下他的手指。

「这应该是鲲鹏的幼崽,你既然捡了,就得好好照顾牠,知道吗?」

「嗯!」
乐无异应了一声,就把手里的盒子摆在谢偃的桌上,慢吞吞的靠向谢偃。


「师父…今天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谢偃看他脸上泛着红晕,就笑着对他招招手,乐无异得到许可,就爬到榻上窝进谢偃的怀里。

「为什么不让偃甲给初七报讯?」

「嗯…无异想自己爬下来…」

谢偃很轻的叹了口气,为什么在树上睡着这种问题,他也很明智的没问,看乐无异在他怀里一点一点的模样,知道他是真累了,谢偃才摩娑着乐无异的额头,让他快点睡。

「如果…小鸟真的是鲲鹏…就好了…」

「嗯?为什么?」

谢偃放低了声音去套他的话,乐无异窝在谢偃怀中,小手拉着谢演偃的黑发,嘴角很浅的弯了起来。

「鲲鹏…会飞…可以让师父…」

虽然话还没说完就睡着了,但谢偃却还是明白了乐无异想说些什么,谢偃低低的笑着,伸手顺着他褐色的发,让他睡得安稳一些。

真是傻孩子,想来乐无异应该是几天以前就发现那只鸟儿,才频繁的往山里跑,也许是想着若是鲲鹏就能方便的来往静水湖和长安,又或者是看他和谢衣要出门时都得大费周折,才会带回那只小鸟吧。

不管如何,现下他也认不出那只鸟儿究竟是不是鲲鹏,还是等明天再说。

底定主意后,谢偃灭了烛火,仔细的替乐无异掖好被角,才将他圈在怀里,缓缓的睡去。


FIN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