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六──不惜歌者苦06 END

早晨的阳光筛洒进房里,为原本昏暗的卧房照进一点亮光,一道光线正巧打在照片上,乐无异捏着相片的边缘,轻轻的转了个角度,才发现它似乎和前几天洗出来时不大一样,凑上前一闻,原来是喷上了一层保护漆。

这张相片他一直晾在暗房理,有他暗房备钥的只有初七,想必是初七从那里拿来的,既然上了保护漆,可见初七对这张相片颇为喜爱,思及此,乐无异开心的笑了起来,虽然不是他拍的,但这也是初七对他冲洗相片技术的肯定,他伸手拂上照片,细细的看着。

彼时还是秋天,整个国家公园都让枫叶染红,他们起了个大早,谢衣开车,载着一群在后排睡翻了的年轻人到山上取景,初七一人坐在第二排,护着他心爱的镜头和乐无异做的点心,后车厢装满谢衣和谢偃的画具和颜料,总之载满了许多家当,充实非常。

谢衣开的车很稳,不过是睡个觉的光景,他们就到了地点。相片虽然是黑白的,但他记得很清楚,背景是染了半山的枫红和细碎的桂花,相片中的他和初七背对着镜头,谢衣只露了半张脸,唯有谢偃正对的镜头,脸上温柔宠溺的神情一览无遗,清晰的让人无法忽视,乐无异忍不住抚上谢偃的面容,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事。

那时他在谢衣和谢偃身边学习没多久,就常被沈夜喊去打下手,某天沈夜看他傻傻的跟在谢偃身后乱转,就把他拎去会议上帮忙。

会议中刀光剑影,乐无异也算见识了瞳砍价的功力,在会议后他下意识的留下帮忙,浑浑噩噩的收拾资料,没注意到会议室只剩他和沈夜两人,好一阵之后才听沈夜开口,跟他说:「你这样,的确很像他们年轻的时候。」

在乐无异发愣的时候,沈夜对他说了许多以往的事,包括谢衣他们求学时如何辛苦,以及沈夜力排众议,执着的提拔谢衣和谢偃,以及公司里的明争暗斗。

看他不知所措的模样,沈夜轻笑了一声,才站起身揉乱他的脑袋,丢下一句话便离去。

「本座很久没看他们这么开心了。」



彷佛明白了些什么,乐无异凝视着相片,脸不自觉得红了起来,这时床边传来细微的声响,原来是谢衣端着他的早餐放在床头柜。

「吃早餐吧,你初七哥哥跑很远才买到呢。」

乐无异伸手接过温热的碗,小心翼翼的偷瞧谢衣审视那张相片的神色,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谢衣自然不会漏看乐无异的举动,只不动声色的将相片放在一边,便对上乐无异飘忽着的眼神。

「怎么了?」

谢衣抬起手拨开乐无异褐色的浏海,轻轻的梳开因为汗水纠结的发丝,乐无异看着谢衣的笑容,暗暗的咬了咬牙,才慢吞吞的放下手中的碗,木讷的看着眼前人好看面容,还没说话就先脸红了起来,惹得谢衣低笑几声,看他羞窘的模样,忍不住在心底叹息,揽上他的后颈,很浅的吻上他的眼角。

「喜欢你。」

低荡的三个字敲在耳边,就像最动人的情话,乐无异呆呆的看着谢衣,失去了反应的能力,谢衣看他没回话,也不客气的将人拉进怀里,一遍又一遍的靠在他耳边说着,一直到乐无异轻轻的呜咽了一声,将脸埋进谢衣的怀里,感受谢衣温暖的体温,以及胸膛传来的震动。

「唉,说了这么多次,小无异都不回答呢,也难为初七跟阿偃牺牲色相,还被小无异无情的忽视…」

「我才没有…」

「那么,还是要我喊他们俩进来对着你说一次,你才肯信?」

乐无异用力的摇摇头,他现在才想明白,谢偃和初七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刚才那两枚吻根本就什么都说了。

一定是因为感冒才害他变得更迟钝,一定是!

乐无异窝在谢衣怀里苦恼的想着,心里乱得很,闷闷的想了好一会儿,才巴着谢衣的肩头看向门外,他的卧房离客厅不远,一眼就能看见谢偃和初七两人靠在门边不晓得看了多久好戏,乐无异有些难为情的咬着唇,脸红的像要滴血,才自暴自弃的拿谢衣的长发蒙起眼,小声的说出那三个字。



虽然开心,却不知为何,他心里又酸又胀,满溢的情感就像馥郁的花香,呛得他想掉泪,他却觉得终于可以不用再盲目的追寻心中那缥缈的念头,为此松了口气。

他现在的生活,可以说是只剩下谢衣三人。而他唯一担心的也就是自己仍不够好,害怕会被师父们远远的抛在后头。

他就只有他们了……

而今他才晓得,即使自己不够好,师父们也会始终如一的对待他。

曾经他迷惘过,但师父们却不辞辛苦的等着他。

这样就够了吧,乐无异抓着谢衣的衣襟笑了起来,也不知是笑自己傻…

还是笑自己如此幸运。


END

评论
热度(14)
  1. Ebony Reus菡萏漣漪 转载了此文字
    完结转一个。。。太太的文笔佷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