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七──遗忘的温暖01

2.0樂/初樂


时近年下,长安涌入各方商团,定国公府的客人流水价的拜访,乐绍成的店面也越加忙碌,乐无异想起父母辛劳,年底时拜别了师父和初七,从静水湖匆忙回到了长安的宅子,谢衣和初七也没说什么,只在除夕时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定国公府,和乐无异一同守岁,却又在初一大清早接到沈夜的偃甲鸟,冰冷的声音下了通牒,让谢衣和初七尽快回泷兵屿商议族事,但两人心下雪亮,这是沈夜借着商量的名义催着他们回去过年。谢衣收起偃甲鸟,望着睡在榻上的乐无异,示意初七准备回族,自己则寻了笔墨,留给乐无异一封书信,便忙赶着辞别乐家夫妇,离开了热闹的长安。


于是乎,睡到日上三竿的乐无异躺在被窝里,捧着谢衣的手书细细阅读,想着得到卯月才能见到两位师父,心里不禁难过了起来,替乐绍成办事时也提不起精神,连摆弄最心爱的偃甲也时常出神,唯独在夜晚有月光时,会捧着谢衣给他的偃甲鸟端坐在窗前,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傅清姣见不得男孩子家这般没出息的模样,开市过后没几天,夫妇俩打点好商团的事情后,便赶着乐无异出门。

「大过年就赶我走…」

「瞧你成天待在房里,心都飞到泷兵屿了吧!看来不只是女孩儿,嫁出去的儿子也是泼出去的水。」

「娘亲别笑话我了。」

乐无异忍不住脸红了起来,琥珀色的双眸虽然心虚的瞥向一边,但还是雀跃多一些,闪着水亮的光泽,他又与傅清姣闲聊几句之后,便快手快脚的收拾了一些行李,并从膳房拿一些食物将馋鸡喂饱,就归心似箭的离开了长安,不过几个时辰的功夫就回到了静水湖。

初岁的静水湖安静得连落雪的声音都听得见,路旁的树都被雪压得低垂,光秃秃的枝桠衬着雪景煞是好看,梅花点缀得几抹血红,为林子添了些颜色,靠着岸边的湖面结了一层薄冰,却还不堪行走,乐无异一提气,施了轻功后几个起落便上了湖心小岛,主厅门口只点了一盏黯淡的烛火,虽收拾得干净,却不难看出已经空落一段时间了,乐无异脱下斗篷,进书房添上几盏灯火后,往外巡了静水湖一圈,没发觉什么异常,便所幸进了桃源仙居图泡个温泉暖暖身子。

等他出来后,想起谢衣平时喜爱烹茶,便从杂物间寻了一个瓷瓶,到外头收了些梅花上的雪,小心的捧到膳房封好,埋在后院的紫藤花下,他拍拍膝盖沾上的泥土,像是觉得冷一般拉拢了斗篷,嫩白的双颊让空气冻得嫣红,他笑着看向远方的山岳,在心中默默的数起师父们回来的日子。


还有七天。

看台上的空气有点冰凉,乐无异靠着梁柱,望着空旷无云闪烁着星光的天空,闇蓝色的天空衬着湖面,分不清的界线让整个静水湖的疆界更加模糊,乐无异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抬头看向顶端巨大的日晷,发现时间居然不早,便跃下看台,到主厅收拾了一下杂物,就到卧房准备就寝,冰冷的锦衾让他皱起好看的眉头,不论在床上翻覆多久无法入眠,乐无异只好无奈的睁开眼,抓过棉被,披上一旁的外衣,慢慢的踅到谢衣的卧房,倒头栽在谢衣的床上。

师父的味道…

乐无异趴在谢衣的床上,唇角无法克制的弯起来,意识朦胧的抓着棉被睡着了。 


评论(1)
热度(13)
  1. Ebony Reus菡萏漣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