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七──遗忘的温暖02

静水湖的范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一个人住,要打理的事物也不少,冬天的天色亮得慢一些,寒冷的空气总是让人在早晨舍不得从被窝离开,反正也没有要紧的事,所以乐无异便赖在谢衣或者初七的床上,懒懒的什么都不想做,总是得让馋鸡吵嚷着没法儿睡,才不情愿的起床,拎着牠到桃源仙居图里为他准备食物,自己也勉强吃了一些后,便慢吞吞的梳洗,对着偃甲鸟发一会儿呆,然后一整个下午都关在偃甲房里,画着一沓又一沓的图纸,直到傍晚,乐无异才后知后觉的起身点上烛火,摸去厨房替自己准备晚饭。

他一直揣着给谢衣的偃甲鸟,腹腔里工工整整的摆好一封书信,里头只写了一句话,却迟迟没有放飞它。

不知怀着什么样的心情,乐无异随意披着斗篷,在高台上就着水精的亮光,细细抚摸那只带着些微斑驳的偃甲鸟。
觉得好像放飞它…就输了呢,乐无异在心里想着,指尖轻轻的点了点偃甲鸟的喙,再有三天,谢衣和初七就会回来了,到时再相会也不算太迟吧。

心理虽这样想,但在静水湖的这几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觉的冰冷,又或许是,他从来没想过,静水湖能和冰冷划上等号,就算点上所有的烛火、拿着手炉,或者是到桃源仙居泡温泉,都不及那两人静静的陪在身边,说上几句话。

初七沉默寡言,但总是在身后默默关心他的生活起居,这几天他总是在清晨醒来,那是他平时和初七习剑的时间,初七对他的要求不多,只在一旁指点他身形和口诀,每天只要走出自己觉得满意的剑法就行,至于法术,谢衣和初七属木,乐无异属金,彼此相克,因此谢衣也不过指点他气脉运行之法,助他增长灵力,打通筋脉这回事,在他们一不小心让乐无异差点「走火入魔」后,宣告失败,不过也多亏那一次,乐无异才确定了对自家两位师父的情愫,三人在那一年互通了心意,谢衣和初七甚至慎重的上乐家提亲,这段佳话长安人尽皆知,乐无异的娘亲秉持着「嫁生不如嫁熟」的理念,说服了乐绍成,还替他们办了温馨的小宴,只相邀两家的亲友,拜堂那晚,连沈夜众人也到了,谢衣和初七自小就是孤儿,便请师尊上座。

那一晚,就像梦一样,所有的人都带着和气、平稳的微笑,祝福他们的未来,闻人羽偕师兄一同来道贺,夏夷则也稍上阿阮微服前来,几个小伙伴据在一起豪气干云的划酒拳,一直到宴客都散了,谢衣和初七才哭笑不得的领着醉醺醺的「新娘」洞房。

师父们对自己很好,乐无异也总是用自己的法子回报,每天变着花样给谢衣和初七煮饭,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初七很是嗜甜,谢衣则不论乐无异做什么都说好,不甚挑嘴,但偶尔也吃些零食。

所以他在桃源仙居里栽植了许多作物,春天有桃花姬、夏天有莲藕盒子、秋天有菊花糕、冬天有柑橘酿蜜,虽然桃源仙居里四季如春,乐无异还是固执的按时节让两位师父用一些当季的食材。

自从和师父们在一起,似乎还没有分开这么久过…乐无异模模糊糊的想着,从榻侧翻出一把精致的琵琶。

他本就生得好看,加上有胡人血统,此刻怀抱琵琶的模样显出一丝落寞气氛,琵琶上刻有捐毒古老的纹路,是他的兄长安尼瓦尔给他找来的礼物,他自己断断续续的学了一段时间,闲暇时也偶尔练习,此时弹来竟有空灵惆怅之感,衬着窗外落雪的画面,倒也十分安稳,乐无异披着锦被,却还是有些冷,指尖冻得微微发白,不似平时一样灵活,因此他弹得极慢,节拍却是准的,馋鸡窝在他身旁半瞇着眼,好不容易一首曲子终了,乐无异这才起身在火盆中添了几块银炭,才缩在榻上缓缓的睡去。

早点睡着,说不定能梦见师父们…乐无异捉着馋鸡模糊的想着。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