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七──遗忘的温暖03

七天之期很快就到了,乐无异一早起来认真的走完招式后,便带着馋鸡进桃源仙居图,顺便收拾好各式食材,给馋鸡烤了一整条的猪腿,又花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替师父们准备喜爱的食物,期间也多多少少偷食了一些,好不容易准备好师父们喜欢的汤品,却突然感应到画外有些动静,他出了桃源仙居图,发现是一只偃甲鸟在啄画的边缘,乐无异看着偃甲鸟上的面具,认出是初七的偃甲鸟,便伸出手让它跳上手腕转动机括,凝音石放出的声音却是谢衣的。

「无异,泷兵屿事务繁忙,为师与初七或许还得待上几天,夜里风寒,别熬夜不睡,保重身子。」

乐无异看着窗外反射着阳光的雪地,出神的听着偃甲鸟将谢衣的声音放了一遍又一遍,他猛然想起才刚做好初七喜欢的昙花冻,香甜的气息彷佛还萦绕在侧,他低下头,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仔细的收起偃甲鸟,像是没事一般拍拍衣裳,最后还是回到图里,将做好的几道菜收了起来。



远方的山林里,小路间微微亮着一点昏黄的亮光,初七掌着琉璃灯,谢衣跟随在后,漫天纷飞的雪花遮住了视线,却无阻两人的归途,山林中隐隐响着猫头鹰的鸣叫,其余只听闻两人一深一浅的脚步声,回荡在两人耳边。自泷兵屿至静水湖可谓极长的距离,谢衣几乎耗尽灵力,日夜兼程的和初七赶回静水湖,此刻已是午时,眼瞧着离家不远,谢衣又实在累得紧,两人便沿着林中小路而行,行至半途,初七突然止住脚步,谢衣见状便投去疑问的眼神,初七则示意他噤声。

「这是…」

「湘妃怨。」

山谷间的回音极小,也亏得两人耳力不同一般,谢衣闭上眼细细听着,似乎是以琵琶重谱的,虽然隐含着无奈之意,却没有丝毫的怨,断断续续的弹奏显出弹奏者尚未熟练,但仍有极好的天赋。

「人道湘江深,未抵相思半…」

此时已近子时,左近的居民们大部分都已入睡,曲声正是自静水湖的方向传来,远远望去,湖心的小岛似乎还灯火通明着,初七凛了凛神色,提高手中的琉璃灯。

「快走吧。」

两人加快了脚步,终于在子时前踏上湖心小岛,自山路走来,琵琶的乐声也慢慢消失,雪也停了,谢衣察觉两人的卧房亮着灯火,便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一眼便看见乐无异披着雪白的斗篷,怀里抱着琵琶靠在谢衣的榻旁睡着,一旁的炭盆发出哔啵的声响,在安静的房里显得格外清晰。

谢衣很轻的叹了口气,伸手拿过乐无异怀里的琵琶,又在炭盆里添了几块银炭,让房里更暖一些,便走向后院,初七将乐无异连着斗篷抱上床榻,展开锦衾严实将他盖好,在一连串的骚动下,加之锦衾又冷,乐无异打了个寒颤便睁开了眼,看见了初七毫无表情的面孔,似乎掺杂了丝丝无奈,让乐无异缩了一下。

「初七…师父?」

「先别睡。」

初七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他的呼唤,拂上乐无异光洁的额头探了温度,并没有风寒的征兆,才放心了一些,低下头发觉乐无异半瞇着眼瞧他,琥珀色的眸子润着水光,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初七,微红的手指轻轻的捏住他的衣角。

「怎么?」

「…不是说…还要再待几天才回来吗?」

「和你师父日夜赶工。」

「难怪初七师父瘦了,太师父一定连元宵都没给你们吃…」

怀里的小情人不满的喃喃自语,初七握住他的手替他暖着,正想再问点什么的时候,谢衣端着一碗姜茶进来,哄乐无异喝下,有些怕辣的乐无异像个小孩似的努力跟两位师父争取权益。

「那很辣!」

「冷成这样,不能不喝。」

谢衣抚上乐无异冰凉的脸颊,心疼的皱起好看的眉,坚持让小徒儿好好喝下,看两位师父这样坚持,乐无异只好咬牙喝下带着呛辣的甜茶,委屈的在初七怀里小声的咳了起来,谢衣起身替他倒了杯热水,让他缓缓喝下,才问起他这几天的作息。

「…也没什么。」

「对着夫君睁眼说瞎话,嗯?」

也不知怎的,谢衣平时好看的笑容在此时只让人感到危险,乐无异的双颊泛起淡淡的红,迟迟没法从那声「夫君」缓过来,眼见谢衣的面容越来越近,乐无异只好紧张的闭上双眼,没等到预想中的吻,却听见谢衣无奈的叹了口气,以及颊上细微的触感。

「看你眼下的乌青,便晓得你这几天没睡好,难道将偃甲鸟代传的话都当耳边风了?」

「才不是、我…我…」

「你怎么?」

乐无异轻轻的咬着唇,觉得后面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半蔫着的呆毛诚实透出主人的心绪,他低着头想了半天,才害羞的掩起红透的脸孔,小声的说出下半句。

「我只是…很想师父们。」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