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七──遗忘的温暖04 END

时间实在是晚了,乐无异的精神却异常的好,拉着两位师父进了桃源仙居图,从房里拿出香料为他们张罗泉水,他远远瞧见谢衣对着辈辈猴们弯下腰问些事情,但距离太远听不大清,乐无异抓了抓头,见准备妥当后便请来谢衣和初七,径自到膳房里准备宵夜,早些做好的菜肴实在不适合这么晚吃,思索再三,他还是将那一锅汤煨热,加了几把面条做成清淡的汤面,再搭上几样小菜。待他将托盘从膳房端出来时,初七和谢衣沐浴已毕,正在凉亭里赏月。

「师父,吃点宵夜吧。」

两人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汤面和小菜,谢衣抬眼看着笑得灿烂的小徒儿。

「为师听猴儿们说,你晌午准备的菜肴可不是这些啊。」

「啊…」

说到这回事,乐无异露出了尴尬又委屈的神色,如实交代他今早接到的偃甲鸟,又简单带过了自己准备菜肴这回事。

「如此说来,你是今天才接到偃甲鸟?」

「是啊,难道那只鸟不是师父们传的吗?」

乐无异撮唇轻啸,房里的偃甲鸟便飞了过来,稳稳的停在桌上,初七和谢衣打量着它,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我放的那只。」

「师父你在说什么,这不是初七师父的偃甲鸟吗?」

「是他的,但并非我早先放的那只。」

「那……」

两人讨论无果,一直沉默的初七抚着偃甲鸟上的纹路,稍作思考了之后才缓缓说出这只偃甲鸟的原由。

龙兵屿位在海上的小岛,自烈山部族定居之后,人民生活安稳,平静祥和,谁知几个月前,来了几名海盗,趁着沈夜不在的期间,破坏了居民的房屋和田园,为首的海盗听说叫丽英,虽说作乱不到一天便被华月等人拿下,一直到沈夜回来才做处理,念及没有伤到族民,只驱逐出岛作为处分,谁料那丽英却缠着沈夜不放,每隔几天便对沈夜示爱,惹得沈夜烦心,却因为没有实际伤害只能隐忍不发。

谢衣和初七回去这一趟,一来是帮忙族民重建房屋和修复田园灌溉,二来是做些防御性偃甲驱逐那些海盗。

就在他们预定回静水湖的前三天,谢衣放飞了给乐无异的偃甲鸟,同一天,沈夜问初七要了他的偃甲鸟,神神秘秘的什么也没说,初七基于身份也没有问,谁料到乐无异竟是到了今日才收到偃甲鸟的传讯。

「难道说,是太师父换掉了偃甲鸟?」

乐无异送了些灵力,偃甲鸟中的凝音石便放起谢衣的嗓音,谢衣摇了摇头,表示这也并非他留的原话,原本的偃甲鸟大概是坏了,而沈夜仅截了重要的讯息留下来,想必这凝音石必有古怪。

三人捣鼓了半天,最后初七凝剑成指,极轻的触上那凝音石,脆弱的石头无法承受,便碎成两半,从中掉出一颗火红的玉石。

「这是…凤心玉?」

眼前的玉石不过铜钱般大小毫无雕琢,闪着耀眼的光泽,握在手里触感不似一般玉石冰凉,隐隐散发出温暖的热度,谢衣轻轻一笑,将那玉石放在乐无异的手中。

「这恐怕是你太师父给的礼物,凤心玉有活血之效,佩在身边能够逢凶化吉,极为难得,许是上次为师无意间与师尊提及你幼时体弱多病,师尊才有此举。」

乐无异将那凤心玉拿到眼前仔细端详,不论是成色还是光泽都是上上之品,更别说是它附加的功效,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初七和谢衣也不打扰他,慢慢品尝小徒儿准备的宵夜。

「那啥…师父…」

「等开春,我们多画一点图纸给太师父,我可以拜托夷则替我找些材料,等准备好后,就用我的招财进宝号给太师父送去,还有…」

「明年,我和师父们一起去龙兵屿过年,好不好?」

以前,乐无异总以为太师父是不喜欢他的,因为每次见面,沈夜都会不留余地的欺负他,但师父总是会将自己护在身后,偶尔连初七也会劝劝沈夜。
但现在,他捏着手上的凤心玉,觉得开心了许多,也许太师父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并不像想象中那样讨厌自己。

初七看着乐无异泛着红晕的脸颊,可爱的笑容令人感到温暖,或许,沈夜还是很关心他这个徒孙的,初七想着,伸手搓了搓乐无异头顶上那跟呆毛。

「好。」


第六題:遺忘的溫暖    END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