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 化貓 B線03

插班考一般来说在暑假,最迟也得在八月考完,建筑系除了笔试还会有面试,但一般来说会选择转考建筑系的,几乎是揣着各种不同的心思。

在各色的人群里,乐无异始终是最显眼的,一大早他就揣着背包窝在教室的角落念书,他面相好、读书的样子很专心,惹来许多青睐的眼神,他置之不理,只埋首于书本,心里觉得疲惫,他早上才说服安尼瓦尔不用跟来,这会儿又觉得如果哥哥在这里,凶狠的眼神一瞪铁定就能吓跑一堆人,还他一个清静,倒也不错。

说实话,他最担心的还不是笔试──而是面试的教师。

乐无异叹了口气,在考试铃响起之前阖上书本,望着窗外晴朗的天空。

一整个早上下来,就考了三门专业科目,他随便吃了点东西,稍微休息了一下,就戴起耳机安静的缩在角落,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背包里挖出钥匙串,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上面的项圈,深褐色的项圈光灿灿的,若细看的话便能查觉上头布满了手痕,那颗铃当的漆也有剥落的迹象,他握着那条项圈,将它贴上脸颊,很轻的摩娑着。这一年来,他一直醉心于建筑,相关的科目也难不倒他,但为了避免自己胡思乱想,这一年里念书的时间,倒是比想念谢衣还要多。

自从他跑出去的事被发现后,安尼瓦尔也不太禁止他出门,偶尔还会给他点零花钱,让他慢慢调适都市里的生活。

他却没有那么爱偷跑出去了。
如果说以往他想偷跑出去,是想亲眼看看这个世界,那么如今,他想踏出这一步的原因,就是为了离谢衣更近一点。

 就算真的只有一点点,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宿舍里堆了几个空纸箱,长期定居国外,许多必需品陆续的寄了回来,包括他许多未完成的图稿和书册。原先谢衣和沈夜的协订是客座一学期,除了是沈夜的邀约,绝大部分是谢衣自身希望能为晚辈们解惑,才有几场演讲,但后来却决定长期待在大学教书,甚至没有说明期限,这项决定在国外掀起了轩然大波。

若是小有名气的建筑师,一张图纸也可谓贵比黄金,更别说像谢衣这样举世闻名的建筑师,学校的聘金就算高,也远远比不上他和建筑商合作一次的价位,但谢衣并不在意,他长期单身,钱对他来说只是够用就好,在接受杂志的专访时,他甚至笑着说现在校园里或许能更接近他的目标,而他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却无人能知,除了沈夜,没有人能看透他留下来的目的。

只是为了等一个人。

原本有些空落的书房在整理过后堆满了书本,写字桌却干净得一尘不染,独独摆着两张试纸,一张是洋洋洒洒的答题卷,上画满红色的圈点,甚至许多字句也画了底线,另一张是面试的题纸,学生在面试前会有十分钟的时间能拿到试题,简短的写下回答,之后则会收回给面试教师当作评分参考。

不过谢衣并非面试的教师之一,那张面试的题纸是沈夜交给他的,据说是他那挑剔的师尊面试后钦点的第一顺位,而答题卷却是他批改插班考专业科目中唯一一张满意的答卷,虽然听说这孩子的普通科目成绩不太理想,但专业科目和普通科目相加之后,还是这次插班考的第一顺位。

谢衣走到写字桌旁,拿起那张试题卷,上头的题目看似简单,但若不是早有准备的考生,是无法在十分钟内写出完整详细的回答,他的目光落在第一题上:

『试论现代建筑艺术,并以一现代建筑师为例。』

在这题中,那孩子用完整的篇幅详述了谢衣的作品,这也是他将这张题纸捎来的原因──他从皮夹里拿出一张白色的纸条,很轻的将它打开,上头仅短短的六个字,谢衣伸手拂上那明显很慌乱的笔迹,捻起试题纸两相比对上头的字迹,同样一个「谢」字,几乎是一模一样,虽然试题纸明显看出是专业科目考完后用力过度,撇纳中充满虚浮,但是……

出题教师是不能知道考生姓名的,但这些不是难事,插班生录取的名单只要他有心也不难到手,他捏紧手上的纸条,缓缓瞇起双眼,觉得谜底似乎离他不远。


暑假就快结束了。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