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謝樂]永以為好04

两人乘着水行偃甲踏上湖心小岛,前厅的烛台上已亮起莹莹烛光,几上也沏好了茶,想来谢衣和初七早已返回,但四下却一片安静,谢偃思索半晌,便带着乐无异进入桃源仙居图,果然看见谢衣和初七就着月光在荷塘畔对练,这是乐无异和三人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进入桃源仙居图,他趴在谢偃的肩上,疑惑的看向一旁的田园和远处的屋舍,一群辈辈猴们围在荷塘边,发现谢偃走来之后让开了一条路,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战况,有些猴儿发现了乐无异,热切的拿了吃食给他,谢偃瞧他露出好奇的神色,便替他收下吃食,走近战圈,谢衣偏头看见了他们,就向初七示意暂停,缓下了攻势,初七也收起唐刀,回过身看向谢偃,目光落到乐无异身上时露出了讶异的神色,谢衣管不住自己的嘴,颤抖的手指着乐无异,哀嚎了一声。

「阿偃…你什么时候在外头有私生子了?!」

听见这话,谢偃还没反应过来,怀里的小家伙就先不开心的扁了扁嘴,「膨」的一声化回了鸟型,冲上前去啄谢衣那看起来很可恶的笑脸。

平日里安静桃源仙居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辈辈猴们聚起来藏在桃树上偷看那总是穿绿衣服的主人被啄的到处乱跑,好说歹说才哄得那蓝色的幼鸟生气的窝在谢衣的头上咬着发丝泄愤,谢偃将乐无异劝了下来,让他重新化为孩童模样。

眼见时辰不早,三人先出了桃源仙居图,谢衣从包裹中拿出一盒桃花酥讨好的递到乐无异眼前,他抬头看着谢衣,想着自己刚才好像有几次啄得狠了,心下有些愧疚,小心翼翼的捏了一块桃花酥,对着谢衣道歉。

见乐无异似乎有些自责,谢衣便笑着将他抱在怀里细细的问话。乐无异睁着一双大眼,老实的回答谢衣,所说不明之处,谢偃也加以详述,初七蹲下身去瞧那长生玉锁,发觉上头的灵力衰弱许多,有些不解的指给谢衣看。

「这是因为我…」

知鸟林对尚未成年的鸾鸟有五层试炼,乐无异在离开前通过的是第一层试炼,但他年幼,实战经验也不足,在试炼的最后关卡一不小心让自己受了重伤,他挣扎着躲进藏匿之处疗愈,但饶是鸾鸟一族回复力极佳,在灵力几乎用罄、体力不支的情况下还是极为凶险,就在他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胸前的长生玉锁有所感应,牵引出阵法,辅以强大的灵力助他度过难关。在他离开知鸟林时曾遭到攻击,或许是因为长生玉锁的指引,才误打误撞的飞向静水湖,被初七遇见。

乐无异又从衣服的暗袋里掏出一枚黑玉,隐隐闪着靛色青光,谢衣伸手接过那枚玉石,仔细端详后发现是一枚玄隐玉,这类玉石十分稀有,得将玄玉在月圆之时以凤凰火锻炼,再加以各种复杂的工法,关键是以天雷封印灵火,便能得其隐藏气息之效,可说是非常珍贵。乐无异修为尚浅,又因为年幼难以掌控灵力导致气息溢散,能瞒过初七是因玄隐玉的功效,若非谢衣和谢偃精于术法,也很难察觉。

「原来…清姣姐的孩儿也这么大了。」

谢衣揉了揉乐无异的脑袋,与自家兄弟对视了一眼,解除了遮掩的法术,乐无异只感觉到一阵灵力波动,就从三人身上感应到了同族的气息,以及相差甚远的修为。乐无异惊讶的来回看着身旁的人,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毛茸茸的脑袋,低下头显得很泄气。

「我居然…都没有发现…」

「傻孩子,我们存心相瞒,你却要如何查觉?」

对妖仙来说,时间几乎是毫无意义的,鸾鸟虽为妖,但身为凤凰近亲,自妖升格不需三次渡劫,仅需经历一次五雷轰顶,接下来就得通过凤凰一族的试炼来断定资格。鸾鸟五百岁才算成年,乐无异如今只过了百岁春秋,且无师承,法术和剑术皆为父母所传,能通过第一层试炼实属难得。但族长事务繁忙,无法时常盯着乐无异习练,其他族人也各自奔波,甚少往来。幸好他虽不喜术法以及练剑,还是明白父母们的苦心,刻苦修习。

「我瞧你法术根基还算上佳,若勤加磨练,势必能有所成。」

「可是…」

乐无异捉着谢衣宽广的袖袍,嘟着嘴有些不大情愿,谢偃从桌上拿过一只谢衣仿着乐无异妖形所做的偃甲鸟,转动机括后,偃甲鸟飞到乐无异的膝头上蹦蹦跳跳的徘徊,乐无异看着那只偃甲鸟,饶富兴趣的翻看木制结构,却有些不大明白谢偃的用意,他抬起头,正对上谢偃带着笑意的眼眸。

「如今三界动荡,妖界也纷乱难安,当年你的父母险些失去你,如今却也不能保你一辈子,若你不能修得一技之长,又该如何回护你想回护的人,让你的父母安心呢?」

虽说谢偃语气和缓,但其中饱含的苦心和道理乐无异还是听出来了,他低着头慢吞吞的思考了半晌,才抿紧了唇,对上初七和谢偃的眼神,怯怯的开口。

「这样…你们能教教我吗?」

「你想学些什么?」

「嗯…我也想学做小鸟!」

「你想修习偃术么?但你幼时心脉孱弱,绍成大哥教你剑术,就是为了让你强身,待到成年之时便能脱胎换骨,半途而废岂非辜负?」

「我也会好好练剑!还有术法,我知道这得用灵力才能驱动的…」

「我们三人之中,武功要属阿七最好,他可是很严格的喔,这样你也要学?」

谢衣笑着捏捏乐无异的脸蛋,故意去逗他,乐无异偏着头,对上初七一双毫无波澜的眼,想了一会儿后笑了开来。

「可是我受伤的时候,是初七哥哥把我带回来的呀,我知道他是很好的!」

还是妖形时,他们本就喜爱乐无异的亲人,如今既有同族的关系,又有相救的缘分,三人反倒更加喜爱这天资极高又玉雪可爱的孩子。初七没说什么,将他从谢衣的怀里抱起,让他在榻旁坐稳,拆开他脚上的纱布换药,虽然没有直接应承,但自行为中已能感觉到初七对乐无异的喜爱。

「那我是不是应该…要喊你们师父呀?听说在人界如果想学艺是得拜师的。」

「不可以!」

屋中四人纷纷一愣,但随即意会到这响亮的吼声来自屋外,谢衣撤去了小岛上头的结界,示意初七护好乐无异,四人一出前厅,便看见一位男子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们瞧,乐无异见着男子后双眼一亮,开心的笑了起来。

「哥哥!」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