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謝樂]永以為好06

自安尼瓦尔离开后,乐无异便乖乖的跟在三人身边学习法术、剑术和偃术,若谢偃得空,还会带他辨认药草,配上几帖药方。而他偃术的天资极高,不出几年便能做出小小的偃甲鸟,虽然不大灵活,但这都是指日可待的事,当下,谢衣便让他放飞那只偃甲鸟回知鸟林,几年后,等到的却是乐绍成夫妇。

几人关在前厅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乐无异也没闲着,在膳房里忙进忙出,制了好几样精致小巧的糕点。这些年来,乐无异跟着谢衣搜集菜谱,倒真钻研出了兴趣,加上谢衣和谢偃也喜欢,因此总是勤奋的变着花样做给自家师父们吃,初七虽然不大爱甜点,但只要乐无异拿给他,倒也没拒绝过。

此时的乐无异跟着谢衣和谢偃修行了一段时间,法术修为大有进境,不仅能长时间的化人,模样也成长许多,但仍是孩童模样。

在他捧着一盘子点心从膳房跑出来时,谢衣三人与乐绍成夫妇正好自前厅走了出来,傅清姣见乐无异待在下界长大不少,与在知鸟林相比快乐许多,便知是三人悉心教导之功,交代乐无异好好学习,不可任性调皮,乐无异自是乖乖应下,甜甜的笑着与傅清姣说人界的趣事,又拉着父母去看他做的偃甲。

自乐无异来到静水湖后,已过了许多年,而在这期间,谢衣三人有时得回族中巡视,但乐无异尚年幼,静水湖亦不能无人留守,因此在要回族中巡视时便抓阄决定谁去。

谢衣就是这次要回去的倒霉鬼。

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手气,又因为出老千的问题跟初七打了一架,最终还是灰溜溜的拎着乐无异昨晚做好的桂花酥出了前厅,当他踏上水行偃甲时,便瞧见已经长个子的乐无异跑过来,有些闷闷不乐的在他颊上亲了一下。

「谢衣师父…早点回来。」

那模样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谢衣狠狠的揉乱那毛茸茸的脑袋,觉得这孩子简直比自家么弟还要体贴,哄了乐无异几句,又指点他一些作业后,谢衣便对他挥挥手准备启程。

回族中的路谢衣自是熟悉,但这次回来有些奇怪,路上的族人一个个都在跟他道喜,还有几个较熟的同辈还问他什么时候能喝喜酒,弄得谢衣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含糊其词,好不容易摆脱族人后,他便急急地踏进沉思之间,却看见沈夜将手上的针线和抱枕丢到一边,心虚的看向来人,在发现是谢衣之后很轻的啧了一声,又将抱枕捡回来。

「终于愿意回来了?」

「师尊,族人们说弟子即将成婚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是你们。」

原来凤凰一族也擅长占星之术,但族中长年平和无事,因此也甚少以此法上窥天道,直到最近因为祭典将近,华月才开了祭坛,为凤凰族的未来祈福,又替族中成年男子卜卦吉凶,轮到谢衣三人时却发现红鸾星动,明显是好事将近的征兆。

「三人一起?」

「以往凤凰族的惯例,双生子很可能有共同的伴侣,你们的情况更复杂一些。」

「但弟子近日并没有遇到其他同族……啊!」

「那只小鸾鸟,总有一天也会长成凤凰吧?」

凤凰的以三次浴火重生为一世,一世后便会和寻常人一般轮回,能否再为凤凰便是未定数,而浴火重生的时机则各不相同,若在第一次浴火重生之前能遇到钟情的伴侣,那接下来两次浴火重生时便会有所指引,便能相守一世,不论是原生凤凰,或是鸾鸟修成的凤凰都是一样,但钟情的伴侣对鸾鸟来说又格外重要。

相传太古时代,原始的鸾鸟为凤凰所诞,之后因为犯了罪,天帝便将鸾鸟的伴侣藏至隐蔽之处,令鸾鸟需得寻到伴侣,惩罚才算结束。

因此对于鸾鸟来说,伴侣重过一切,他们终其一生都在寻觅自己的伴侣,不论是否为了修成凤凰,这是所有鸾鸟一生中必行之事。若是鸾鸟想转化成凤凰,那必须在通过试炼之后、转化之前,寻到一生的伴侣,否则将在转化过程中死亡。

鸾鸟不似凤凰,死亡后没有浴火重生的机会,因此在转化前,鸾鸟与一般鸟妖无异。

谢衣十分明白鸾鸟转化的情形,大多数的鸾鸟即使有机会也未必会选择转化一途的原因便是如此,既然这样,又怎么能让心爱的徒弟冒这种险?

「这不行!」

「…难道你们不喜欢他?」

「不…可我们都是雄性啊…」

「…你仙身当傻了?」

沈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谢衣,后者站在沈夜身后,傻愣着看他的师尊气宇非凡的布好了水镜,上头慢慢浮现出谢偃的身形,他正端坐于几前,指掌包覆着乐无异白嫩的手教他练字,旁的或许看不出来,但谢偃的神情分明就一副看着情人的模样,那温柔的眼神简直能掐出水来,谢衣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颊,指不定他自己教乐无异法术时也是这副模样。

谢偃过了一会儿便察觉了水镜的存在,打发乐无异去玩儿后,便对上了沈夜和谢衣的眼神,笑着喊了一声师尊,一旁的初七查觉到房里的术法波动,也凑了进来。

「闲话少说,你们,到底喜不喜欢本座那徒孙。」

沈夜摆了摆手,将谢衣放在案上的包袱拎了过来,从里头抓出桂花酥闻了闻,确定是乐无异做的之后便吃了起来。


本座虽事务繁忙,但还有的是时间给徒儿们牵牵红线。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