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倒數兩小時[內收簡體版]

倒數兩小時:晚間10點。


終於趕完雙層的草莓蛋糕,以樂無異的話來說,一層絕對不夠阿阮吃,與其要做第二次,不如一次做兩層。

謝衣看著徒兒滿足的捧著碗小口喝湯,無聲地笑了下。
好容易送走蛋糕,小徒兒餓得不行,拉著師父出門覓食,晚上行人少,大多集中到廣場去了,平常熱鬧的街道頓時安靜下來,繞了許久,才找到一家小店。

雖然比不上樂無異親手做的,但還算真材實料,在這樣寒冷的天裡,仍是一大樂事,謝衣慢慢說到和同事換了機票,才能提早回來,小徒兒一邊聽,一邊給他夾菜,一雙眼眨巴眨巴的,像極了某種小動物,謝衣笑著讓他吃慢點,又說起跨年的事。

「那個啊……」小徒兒想了一會兒,忍不住皺起眉,原先他們四人都說好了,誰知聞人羽後來被她師兄約走了,眼見三缺一,也沒什麼意思,夏夷則的心思他也不是猜不到,還不如推掉,在家裡老實等謝衣回來。

樂無異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想著,等師父回來再做一頓好吃的…」但師父提早回來當然再好不過了。

眉宇間藏不住的欣喜,謝衣自然一目了然,神情平靜的給樂無異夾菜,問起他去研討會前布置的作業,一談到功課,樂無異連忙說了幾處不明白的地方,謝衣耐心解釋,又開了幾本書,讓小徒兒回去找出來。

樂無異默默記下書單,但這麼多書,又快期末了,感覺看不完,他忍不住撓著呆毛,盤算著該熬幾天夜才能完工。

看他神情變化,謝衣忍不住失笑,好心的補一句:「翻綠色標籤,看重點就好。」
樂無異嗷了一聲,也不顧謝衣還在吃飯,凶狠的撲了過去,白皙的臉頰透出好看的氣色,謝衣接下這兇猛的一撲,笑著讓他去結帳。

回程的路上,兩人經過小公園,幾個大學生正在烤肉,此起彼落的笑鬧聲不斷,還有零星的煙火。樂無異算著時間,偏頭說道:「師父師父,我們去趟賣場吧,我給你做喜歡的夜宵,晚點一起到頂樓倒數看煙火怎麼樣?」

「啊,還有得買點貓糧,不然肉包要挨餓了……」

「夜宵?不怕腰粗嗎?」

樂無異一聽,紅著臉抗議:「師父笑話我!」

「好,不笑話你。」對上樂無異,謝衣向來是沒了原則,自然地牽起他的手。

「走吧。」


---------------------------以下開放簡體版----------------------------

倒数两小时:晚间10点。

终于赶完双层的草莓蛋糕,以乐无异的话来说,一层绝对不够阿阮吃,与其要做第二次,不如一次做两层。

谢衣看着徒儿满足的捧着碗小口喝汤,无声地笑了下。
好容易送走蛋糕,小徒儿饿得不行,拉着师父出门觅食,晚上行人少,大多集中到广场去了,平常热闹的街道顿时安静下来,绕了许久,才找到一家小店。

虽然比不上乐无异亲手做的,但还算真材实料,在这样寒冷的天里,仍是一大乐事,谢衣慢慢说到和同事换了机票,才能提早回来,小徒儿一边听,一边给他夹菜,一双眼眨巴眨巴的,像极了某种小动物,谢衣笑着让他吃慢点,又说起跨年的事。

「那个啊……」小徒儿想了一会儿,忍不住皱起眉,原先他们四人都说好了,谁知闻人羽后来被她师兄约走了,眼见三缺一,也没什么意思,夏夷则的心思他也不是猜不到,还不如推掉,在家里老实等谢衣回来。

乐无异有些不好意思:「原本想着,等师父回来再做一顿好吃的…」但师父提早回来当然再好不过了。

眉宇间藏不住的欣喜,谢衣自然一目了然,神情平静的给乐无异夹菜,问起他去研讨会前布置的作业,一谈到功课,乐无异连忙说了几处不明白的地方,谢衣耐心解释,又开了几本书,让小徒儿回去找出来。

乐无异默默记下书单,但这么多书,又快期末了,感觉看不完,他忍不住挠着呆毛,盘算着该熬几天夜才能完工。

看他神情变化,谢衣忍不住失笑,好心的补一句:「翻绿色标签,看重点就好。」
乐无异嗷了一声,也不顾谢衣还在吃饭,凶狠的扑了过去,白皙的脸颊透出好看的气色,谢衣接下这凶猛的一扑,笑着让他去结账。

回程的路上,两人经过小公园,几个大学生正在烤肉,此起彼落的笑闹声不断,还有零星的烟火。乐无异算着时间,偏头说道:「师父师父,我们去趟卖场吧,我给你做喜欢的夜宵,晚点一起到顶楼倒数看烟火怎么样?」

「啊,还有得买点猫粮,不然肉包要挨饿了……」

「夜宵?不怕腰粗吗?」

乐无异一听,红着脸抗议:「师父笑话我!」

「好,不笑话你。」对上乐无异,谢衣向来是没了原则,自然地牵起他的手。

「走吧。」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