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短篇(一篇完結)

噗浪由於字數限制,所以一天更一點。WB為了同步,但沒有字數限制所以完結得比噗浪快,已經全文結束,在lofter放出來。

----------------------------------------------------------

小无异是一只橘黄色的短毛猫,有漂亮的毛色和雪白的肚子,眼睛是琥珀色的,耳朵尖泛着些微的白,头顶还有一搓老是压不下去的呆毛,被带回来的时候,他年纪还很小,才刚满五个月,躲在袋子里睁着一双大眼,缩在角落盯着外头瞧。

成年的猫咪不怎么爱叫,谢衣趴在袋子口,像是守洞似的和那只奶猫大眼瞪小眼,谢偃从上头看着小猫奶白色的耳尖和呆毛,瞇了瞇眼,又趴回去睡,只有初七雷打不动,明知道空气中有一丝陌生的味道,还是在猫树上稳妥的趴着。

当然,刚来的小猫不能这么快就和成猫放在一块儿,袋子很快就被拿开,放到另外一间独立的房里,门口隔着一道纱门,既能让他们熟悉彼此,又可以防止毛孩子打架。

谢衣、谢偃和初七是三胞胎兄弟,虽是同一胎,花色却不一样,谢衣和谢偃都是灰纹白底,唯一能分辨的是,谢衣的额头有一条深灰色的斑纹,谢偃有两条,眼睛周围还有一圈深色的毛,要仔细点才看得出,初七则是通体的乌黑漆亮,眼眸和兄长们的宝蓝不同,是带点金色的深绿,初七喜欢在猫树最高的台子上小憩,放风的时候,会躲在树上斜着眼俯瞰街道,他右眼下有两点像分号一样的红色伤疤,是小时候打架被抓的,不过那场架他打赢了,所以也不是很在意,偶尔痛的时候,谢衣会挨过去,小心的替他舔一舔。

就这时候,谢衣才有点当大哥的样子。

隔着纱门,小无异好奇又紧张的观察对面三只陌生的成猫,感觉好像不是很凶,他怯怯地用小爪子尖去挠纱门,这一下引起谢衣的注意,他走过来嗅了嗅,原地绕几圈,知道他过不来,小奶猫大着胆子不跑,只竖着双耳警戒,没过多久,谢衣觉得无聊,甩着尾巴跑掉了,小奶猫眨眨眼睛,有点犯困,张嘴打个呵欠,才刚瞇起淡金色的眼,一片突如其来的黑影笼罩着他,吓得他浑身炸毛,僵直了四肢不敢动,怯怯的抬头,就对上初七带着杀气的菜刀眼,小猫儿快吓昏了,可怜的对着他低嘶,明明是想威吓,听起来却像快哭的样子,初七动动鼻尖,转身就走,小无异呆了一会儿,想不到这么轻易就被放过,可怜巴巴的钻回垫子堆里。

就这样过了几天,三只成猫好像不是很排斥这突如其来的插曲,只有在小无异放饭的时候,谢偃会跳上猫树,远远的看着那埋头苦吃的孩子,谢衣对此不屑一顾,光明正大地站在纱门前,只是不知道看的是猫还是食盆,而大概是那天被初七惊吓的心理阴影面积太大,小奶猫一看到初七从纱门前走过就逃跑,躲在垫子堆里,看那只黑猫用深绿色的眼盯着牠,还略感兴趣的扫了扫尾巴。

应该…不会被吃掉吧?小无异抖着呆毛,从隙缝里偷看,琥珀色的眼眨呀眨的,最后还是架不住困意,模糊的睡了过去。

纱门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拿走了,三只大猫趁牠还躲在垫子堆沉睡的时候轮流靠近,谢衣一爪子就想踩上去,被谢偃用尾巴挥了一脸,两兄弟对阵片刻后,谢衣才有点不满的甩着尾巴离开,初七看着缝隙,灯光正好照进,打在小奶猫的脸上,小家伙像是被打扰睡眠,慵懒地挪了个位置,初七踩着靠垫,把缝隙挡了起来,继续爬回猫树打瞌睡。

小无异起得晚,待牠醒来,在垫子堆里把自己打理干净后,才挠挠脸颊钻出来,伸开小爪子在地板抓了抓,舒展身体的同时,突然发觉纱门不见了,惊得牠竖起呆毛,慌张的左顾右盼。

牠小心踏出自己的房间,发现隔壁猫树上没有那三只大猫的影子,不禁松了口气,一卸下戒心,牠便晃着尾巴开始探险了起来,上窜下跳的爬上猫树,一下就到了最高的跳台,猫本就爱往高处爬,牠又还是爱玩的年纪,转转眼,就看到更高的窗帘横杆,眼眸瞬间亮了起来,牠矮下身、小腿一蹬,前爪便攀上了横杆,只是后腿蹭了许久,都爬不上去,牠有些紧张,可怜的叫着,不得已才露出爪子,想抓着窗帘滑下去,却只勾到边缘,不够缓冲,下意识觉得要糟,牠忍不住闭上眼,正准备跟地板来个亲密接触,却突地感觉到后颈被叼住,稳稳的将牠带上跳台。

咦……睁开淡金色的眼,牠偏头看向四周,确定没什么危险才站起身,看向眼前的大猫。

即使背着光,还是能辨认出额上两道灰色的花纹,宝蓝色的眼温柔地凝视着牠,谢偃轻舔小无异的脸颊,安抚牠略带紧张的情绪,牠似乎对小家伙头顶上的呆毛很感兴趣,反复舔着,发现这搓毛毛压不下去,甚至小心翼翼地抬起前掌去压。直到白色的爪子摁上脑袋,小无异才回神打了个机灵,湿润的眼盯着谢偃瞧,隐隐约约发现,在脖颈处有一道匿于白色皮毛里的红痕,牠踮着脚,伸出粉嫩的舌,像是想确认什么似的舔上,谢偃瞇起眼,并不觉得冒犯,如同一位温润的长者,迁就的低下脑袋,小无异动着鼻尖,像是很喜欢牠,晃了晃尾巴,一步步靠近谢偃,蹭着牠温暖的毛皮,讨好的叫唤着。

谢衣踏进房里时,看见的就是这副「美人在怀」的光景,惊愕的掉了嘴里的小鱼干,瞪着自己的胞弟,满脸的不敢置信。

阿偃这次怎么读条这么快?!

谢偃早就听见牠的脚步声,抬眼看了看自家大哥,那副失落的模样简直让人叹息,牠用耳朵拱了拱小无异,那孩子才注意到门口那只伤心欲绝的大猫,牠是认得谢衣的,应该说,隔着纱门时算是谢衣跟牠接触最多,牠的气息和谢偃十分相似,性格却完全不同,小家伙偏偏脑袋,还是有点怕羞,在谢偃鼓励的眼神下,才迈开小爪子靠近谢衣。

看着小无异走过来,谢衣反倒手足无措的僵在原地,看那孩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动着可爱的鼻尖嗅着自己的气息,牠定定心神,所幸坐下,低头看牠像是鉴定什么似的绕了一圈,然后挨着牠坐下,乖巧的喵喵叫着,谢衣轻舔了舔牠的耳尖,将小鱼干推到牠面前,小无异好奇的嗅了嗅,眼神亮了起来,正想一口咬下去,却被谢偃挡住了,吃了一嘴巴的毛,这时候正在长牙,牠吓得退了一步,怕谢偃被自己咬疼,又马上凑回去舔了舔谢偃的爪子,无辜的呜了几声。

谢偃用又白又长的尾巴扫了扫牠表示安抚,狭长的眼瞇了起来,用另一只爪子将小鱼干推回给谢衣,点了点头示意,谢衣沉思一会儿,恍然大悟,将小鱼干放在嘴里咬软,才分段喂给那孩子,小家伙得了点心,开心的喵喵叫,缠着谢衣还要,不过牠还小,有些成猫能吃的东西并不适合,谢偃舔舔牠,像是在说要乖,小无异便安静了,跟着谢衣去家里的其他地方探险,谢偃喜静,只趴在走廊,看一大一小在各个房里溜达,趴伏着身子看起来像在小憩,实际上只要小家伙欢腾的爬高爬低,牠就会睁开眼,竖起耳警戒着。

成猫其实有教育幼猫的作用,因此跟着谢衣,小无异也能知道哪里危险、哪处能去或不能去,在放饭的时间,牠们回到房里,小家伙的饭盒比牠们小一些,牠饿得快,巴着饭盒很快就吃完了,打了个呵欠,晃了晃尾巴靠近谢偃,好奇地看着饭盒,灵动的眨着眼,谢偃光是看着,就晓得牠想些什么,宠溺的让了让,小无异动动鼻尖,只舔了一口,虽然好吃,但牠并不贪心,晃着可爱的呆毛退开几步,像是害羞一般,咪呜了一声就跑开了,留下谢偃意味深长地瞇起眼,瞧着牠奶黄色的尾巴。

小猫累得快,和谢衣嬉闹不久,就趴在牠们两身边点着脑袋,明显是犯困,谢偃用尾巴圈着牠,暖和的温度让人昏昏欲睡,小无异将脸埋在谢偃柔软的皮毛间,最后只记得谢衣蹭了蹭牠的呆毛。

夜晚十分沉静,一抹黑色的身影爬上大树,灵巧的跃进一扇窗户里,牠目力极好,不须灯火,靠着星子便能看得清楚,牠收着爪子,轻轻踏上楼梯,眼尖的瞧见那蜷缩在两只大猫中间的小家伙,深绿色的眼动了动,慢慢靠近牠。

小无异梦见牠的父母了,在青青草地的一端,远远就望见牠们,牠迈开小爪子跑呀跑,不知道是牠跑太慢,还是爹娘走得太快,始终追不上,牠喘着气,却越跑越远,怎么也赶不上了,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叫着,想让牠们走慢点,却突然掉下草地的边缘、跌进一方馥郁的花香里──

牠闭着眼,迟缓地转着眼珠,知道醒了,却不想睁开眼,缓缓流着泪,像觉得冷似的缩了缩,半梦半醒间,感觉到有什么湿溽的东西,一点点舔去牠的泪水,小无异以为是梦,抬起爪子想遮住脸,却又被小心的挪开,轻轻舔去剩余的泪水,这样一来二去,牠终于睁开眼,就着星光,看见脚边有一截树枝,上头开了几朵粉嫩的小花,散发温柔的香气,牠抬起眼,看见黑色的大猫,本能的僵了僵身体,在初七伏下身时被困在有力的前爪之间,可怜的呜了一声,初七顿了顿,小心翼翼的去舔小无异还泛着泪光的眼角,温暖的气息像熏风拂过,拭去脆弱的痕迹,小家伙困倦的瞇起眼,懵懂的感受到初七的温柔,抬起身轻舔了舔牠眼下的伤口。

咪呜。

##END##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