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六──不惜歌者苦

乐无异推开了玻璃门,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叮叮咚咚的声响回荡在空荡的走廊上,昏暗的日光灯一闪一闪的,衬着灰白色的墙面,显得肃穆。

「无异。」

走过一个转角,乐无异瞧见闻人羽站在他专用的暗房前等他,他抬起头,琉璃色的双眼显得有些疲惫,却还是笑着挥了挥手。

「闻人,有事吗?」

「没什么,夷则让我拿东西来给你,你还记得,上个月你三个师父带着我们去实拍吗?」

「…记得。」

「他让我把这个给你。」

闻人羽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小的信封,乐无异对着光看了看,发现是一张底片,虽然有点疑惑,他还是点点头把信封收起来,又接过闻人羽递来的食物。

「别待太晚,今天要给夷则饯别,别忘了!」

「唉,我记得好吧…」

「难说,你一进暗房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设了闹钟。」

乐无异晃晃手机,闻人羽接过来检查了一下,才放心的对他挥手,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他觉得有点累,昨晚画好谢偃交代他的图纸,一沾上床就睡着了。最近却不晓得为什么,怎样睡都睡不够,梦里总是闪过许多画面,睡了九个小时却像是没睡一样,挣扎着醒过来,满脸都是泪水,却不记得到底梦见了什么。

他拿出钥匙转开暗房的锁,一阵药水味扑鼻而来,他掀开用遮光布做的帘子,有些不适应的眨眨眼,暗房的左侧拉满了一条又一条的塑料线,上面夹满大大小小的相纸,乐无异放下后背包,将手机接上音响,按了播放键,就先去洗洗手检视前几天才刚洗好的相片。

暗房里只亮着隐隐的安全灯,幽微的红光让所有的事物都罩上一层模糊的边框,一旁是长型的水槽,里头并列放着四个大水盆,右边也有几间小小的隔间,都挂上了黑黑的帘子。音响拨放着轻快的女声,乐无异擦干了手,翻开背包拿出了一只手电,揣着夏夷则给他的底片,进了其中一间隔间。

里头比外间更暗,什么也看不见,他打开手电慢慢的搬着放大机,小心的避开缠绕的电线,将光打在平台上,摸出那小小的底片,夹进放大机,显像的瞬间,他愣了愣。

那是上个月,谢衣三人带着他们到某国家公园取材的相片。

谢衣和谢偃两人去练习速写,初七领着他们在一旁实拍。

而底片,正是他自己被三个师父围着说笑的模样,谢衣揉着他的头发,初七正指给他看远景,谢偃则抬着手从他肩上拿下点点落花。

乐无异抿着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关掉了手电,静下心转身去做其他调整,最后又踅回来调整焦距,从一旁拿出了未感光的相纸,来来回回的测试着,画面一闪一闪的出现,又熄灭,跳来切去的画面很快的成为短暂的视觉停留,他甚至快分不清他们三个人究竟是真的在眼前,还是映在相纸上。

曝光完成后,乐无异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将相纸拿出去过药水,小心地注意水温及秒数,在安全灯的红光下,谢衣三人的面容缓缓泛出,从一点点的轮廓,到清楚的线条,从淡转浓、从模糊到清晰。

他晃了晃水中的相片,流动的清水冲刷着他们四人的面容,他看着谢偃温柔的笑,瞇起眼睛,觉得这景象,似乎跟他早上的梦有什么关联,他专注的思考着,音乐突然又换了一首,干净的嗓音缓缓的唱着。

「好像漫长的梦  越在时光海洋  咫尺天涯相思长  人各在一方…」

「许我向你看…」

「每夜梦里我总是向你看…」

「在这滚滚红尘心再乱  一转头想你就人间天堂」

他抓着水的边缘,转过头去看暗房左边的那些照片,一张又一张,除了风景和初七指导的作业之外,全部,都是谢衣三人的相片。

有什么秘密,在梦境里头被打破了。

乐无异茫然的望着那些相片,却忽略了门口的站了许久的人,干净的手指缓缓挑起一点黑布,透过那一条缝隙看着他,沉稳的眼神带着些许的漠然,右眼下带着像伤口似的红痕。


但也只是看着,看见乐无异从水槽里捞起相片后,他便安静的转身离开。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