菡萏漣漪

你的溫柔那麼緩慢,小心翼翼,脆弱又安靜


是樂論壇ID:butterfly112

©菡萏漣漪
Powered by LOFTER

[三谢乐]中長篇十題之六──不惜歌者苦05

长廊下,幽黯的小灯隐隐的亮着,初七转开了门后,便轻手轻脚的将钥匙放在玄关的茶几上,客厅的桌子有些凌乱,散满了各式的书本和杂物,谢偃在沙发上睡着,外套只盖了半身,初七腾出手把外套盖好,将随身物品随手放在桌上,便进了乐无异的房间。

才刚开门,就听见乐无异小声的咳着,初七连忙过去顺了顺他的胸膛,乐无异也因此醒了过来,水光染着琉璃色的瞳眸,双颊以及眼角泛着病态的桃红,初七伸手拂上他鬓边细碎的发丝,摩娑他的眼角。

乐无异只觉得初七微凉的手温舒服得很,忍不住贴上去蹭了几下,初七看他似乎精神好些了,便到厨房倒了杯水回来给乐无异。

「不甜…」

「多大的人,还想着甜的?」

「初七哥哥…」

病着还越发淘气了。初七在心里叹息,却还是起身给他泡了蜂蜜,想着乐无异这样还不是他们三人惯的,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看乐无异心满自足的窝在被子里拉着谢衣的手,初七便找出体温计给他量了体温,发现没有发烧,便稍稍放心一些。

「早餐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吗?」

「太油不行。」

初七放低嗓音问他,两人窃窃私语的声音终于是把谢衣吵醒了,乐无异拉着谢衣的手让他上床睡,谢衣还没睡醒,模糊的应了一声才爬上床靠着床头闭眼睡去,初七见状挑了挑眉,正想下楼给他们随便买,乐无异却撒娇说想吃米粉汤跟冰淇淋,虽然觉得这样的组合有点诡异,但乐无异既然想吃,买来也就是了,初七摸摸他的脑袋权当是答应,乐无异便开心的笑了起来,看着那样的笑容,初七心中一动,捧着他的脸浅浅的吻了一下他的唇,就拿过钥匙出门,留下乐无异愣愣的看着初七扬长而去的背影,脑袋乱哄哄的。

一般的师徒会这样吗?

乐无异呆呆的想着,原本染在颊边的红蔓延到了脖颈,他挪动身子靠在谢衣身边,抱着满腹的疑问,却抵挡不住潮水般的睡意沉沉的睡去。


所以他也忽视了谢衣睁开的双眼,以及温柔抚摸他发丝的指尖。




等乐无异再次醒来时,谢衣已经不在身旁了,谢偃正在一旁用温热的毛巾擦他的脖颈,乐无异下意识的黏上自家师父,但毕竟是被打扰睡眠,他抓过被子迷糊的嘟囔了几句,只觉得棉被里闷热得难受,一翻身就想踢掉,却让谢偃摀得严实,若在平日里,他绝对是在谢偃还没说东的时候就乖乖跑去,这时却只想排解这种闷热的感觉,他看着谢偃近在咫尺的脖颈,气极的咬了上去,却还记着分寸不敢咬重,只轻轻的用小巧的虎牙掐了一口。

这一咬他自己不觉得怎的,却让谢偃愣了许久,歪在床上的小徒弟病得胡里胡涂,显然还不晓得刚才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谢偃瞇起双眼,深沉的眸中传来危险的气息,乐无异才后知后觉的看着谢偃制住自己的手腕,欺上他的身子狠狠的吻住嫣红的唇瓣。

这景象和刚才初七的吻重迭,对象却换成了他一向敬爱的师父,乐无异这次是真的惊呆了,傻傻的任谢偃在他唇上辗转流连,好不容易分开,却瞥见两人唇间牵着几抹银丝,乐无异只觉得自己像要烧起来似的,完全不理解为何会变成这样。

「还闹?」

「我才…」

乐无异轻轻的咬着唇,有些心虚的偏过头,谢偃看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不用问就知道他心里乱得很,也不去逼他,就放开乐无异的双手,反复的顺着他褐色的长发,两人无语了一阵,谢偃正打算起身去给乐无异拿早餐时,却被拉住了衣服。

「师父…」

「怎么了?」

「为什么…师父和初七都…」

虽然话只说了一半,还有点断断续续的,谢偃还是明白乐无异想问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便伸手扳开乐无异的手指,到书桌上拿来某件物事。

「洗了照片,还看不出来吗?」

乐无异坐起身,接过了牛皮纸袋好奇的打开,发现是他前天在暗房里洗出来的照片,谢偃拍拍他的头,便起身到客厅去了。



TBC

评论
热度(10)